她頭一次用命令的語氣對尉遲浩講話,此刻的尉遲浩在她眼裏,和絆腳石沒有絲毫的區別。

葉曉恩無視一群保鏢的阻攔,目光如炬,陰森森看著對麵的張梅和尉遲釧。

“和狗,我向來不怎麽喜歡說話。”說完,她適宜的冷笑一聲。

如果是往常的葉曉恩不論在什麽情況下,都說不出這麽冰冷刺骨的話。這不是她。

可誰又能否認她是葉曉恩呢?

張梅和尉遲釧還沒有來得及反駁什麽,外麵已經是警鈴大作。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

尉遲君臉上當即就沉了下去,他寧願被人綁著,哪怕是被弄死了,也不希望尉遲家的事情被外人知道。

但是這一切在葉曉恩眼裏根本不算什麽。

她隻需要找到解藥就成,別的與她無關。

對於警察的到來就連斯馬爾都覺得有些意外。

警察是葉曉恩通知戴偉倫帶來的,葉多多出事雖然打破了她的理智,但也正因為葉多多出事,她才下定決心要將張梅和尉遲釧等人逼入絕境。

她不是聖母,做不到原諒。

而外麵的戴偉倫和小雅雙雙眉目帶憂往裏麵衝。

戴偉倫在接到葉曉恩短信的一瞬間便知道出大事了,否則葉曉恩不會強調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但是他更擔心的,是那人在裏麵的安危。

沒人知道他手心裏麵已經溢出了多少汗漬,每一層都是他對葉曉恩擔心的證明。

“院長,葉醫生不會有事的,我們帶了這麽多的特警呢。”小雅在一旁安慰道。

她已經知道張梅尉遲釧打的主意,如果不是為了她,葉多多也不會出事。

她向來心善,把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攬,卻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事情原本就不管她的事情。

驚覺自己的反應過度,戴偉倫深吸了幾口氣,才勉強扯出一抹笑。

“抱歉,讓你擔心了。”

小雅淺笑著點了點頭,他們的院長,總是這麽和藹可親,一點架子都沒有。

自己真的很幸運,能夠遇到這樣的院長。

尉遲家的保鏢雖然多,但是敵不過尉遲浩自己的勢力。

所以,沒有了尉遲浩勢力的尉遲家,整個防備就弱了很多。

而尉遲君的心腹顯然已經被尉遲釧和張梅給打擊殆盡,如今的尉遲家太弱了。

特警幾乎都沒有費什麽力氣,便將尉遲的防備給攻破,一路所向披靡進入到正廳。

“曉恩!”終於見到牽掛的人,戴偉倫忙不迭一個箭步就往葉曉恩身邊衝去。

尉遲浩下意識就不想讓戴偉倫靠近葉曉恩,微微一個掠身便擋在了葉曉恩和戴偉倫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