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覺得自己有些沒有明白葉曉恩的意思,明明他們剛剛還那麽親熱的,這人怎麽突然就讓他走了呢?

他有做錯什麽嗎?

“曉恩,我……”

“你是聽不懂人話還是臉皮真的很厚?”葉曉恩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戲謔和嘲諷。

隨後她站起身來,理了理自己有些淩亂的發絲,臉上古井無波絲毫沒有先前的情動。

尉遲浩心頭猛然一顫,竟是不敢相信剛剛還熱情似火的葉曉恩,主動求吻得葉曉恩,此刻會變得這麽冰冷刺骨。

他的曉恩,不會忍心這麽對他。

可是尉遲浩這次想錯了,葉曉恩是鐵了心要這麽對他。

至於剛剛那個吻……

葉曉恩歪著腦袋居高臨下的看著癱坐在地上半身**,就連呼吸都還有些急促的尉遲浩,天真無邪道:“你不會以為我剛剛讓你吻我是因為我原諒你了吧?”她帶著一臉的稚氣問到,仿佛是個天真的娃娃,在問剛剛發生了什麽。

尉遲浩沒有回答,他就這麽怔怔的看著葉曉恩,他有些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了。

即便他還沒有想起來,但是先前自己忘記時,葉曉恩不是這個樣子的。

她會倔強的到尉遲家去找他,哪怕被拒絕了一次又一次,她都會倔強不放棄。

那時候的她,眼中帶著濃濃的眷念和愛意。

可是如今的葉曉恩,眼睛裏除了嘲諷還是嘲諷,她真的還是他認識的葉曉恩嗎?

見尉遲浩半餉不說話,葉曉恩抱著雙臂倚在洗碗台上,聲波平靜道:“剛剛我隻是想試試,被愛著自己的人親吻是什麽感覺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說著,葉曉恩捂著嘴角淺淺的笑了起來。

尉遲浩不明白葉曉恩在笑什麽,他明明都想哭了,可這個人還在笑。

他第一次這麽不喜歡她的笑,那些笑,好像在訴說著他曾經對她的傷害。

“哦,對了。”葉曉恩繼續道,“我想你有權知道我實驗的結果。”

她突然湊到尉遲浩耳邊,濕熱的氣息撲灑在尉遲浩情動後還尤為敏感的耳垂上。“被自己喜歡的人親吻,其實並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因為啊,自己沒有感覺的話,還真的很為難呢。難怪你當初會覺得我沒有資格,那一晚……你一定很勉強吧?”

勉強?

尉遲浩終於明白葉曉恩為什麽會如此,這人終究還是沒有原諒他。

那一晚,他真的很勉強嗎?

他真的沒有感覺嗎?

他隻是不想承認自己會對一個不記得的女人有感情,才會說出那麽傷人的話來,可如今,他寧願自己當時什麽都沒有說。

至少那樣,他不會給這人留下憎恨自己的理由。

“曉恩,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