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輕點了點頭,他跪下時,便已經有了覺悟。

葉曉恩是想要折了他的翼,拆了他的傲骨。

如果這是她想要的,他可以放棄。

沒有了那人,他的傲骨他的鐵翅早就軟得一塌糊塗,留著也用,不過是軟肋而已。

葉曉恩咬牙看著那人,明明垂著頭一派低微的模樣,偏偏那人的脊背卻挺得此般筆直。

那人真的瘦了,瘦了很多。

窗外猛然響起一陣尖銳的雷音,接著一道閃電嘩然劈過。

慘白的光照到兩人臉上,印出同樣倔強的表情。

“你跪吧,你使勁兒的跪吧。”葉曉恩不再理會沉默的尉遲浩,強硬的將葉多多塞進被子裏,轉身回到門前,砰的一聲將那人阻隔在了門外。

一道門,隔絕了他們之間所有的聯係。

但是尉遲浩沒有動,他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倔強的跪倒在親愛的人的臥室前。

身後的斯馬爾將克萊爾推進屋子裏後,才無奈的踱步到尉遲浩麵前。

他見過這個男人曾經的偉岸,卻沒有想如今,這個男人竟然會這麽狼狽的跪倒在葉曉恩的屋前。

“尉遲浩,你知道的,就算你真的跪上一個晚上,曉恩她也不見得會給你所謂的機會。她的性子,你應該明白的。”

斯馬爾很無奈,如果尉遲浩是真的背叛了葉曉恩,那麽他二話不說,立馬將人扔出去也說不定。

但是現在,他不能。

他知道前因後果,就算失憶後尉遲浩真的有錯,他也接受到了懲罰。

起碼他失憶的原因,是為了救葉曉恩。

“我知道。”

尉遲浩淡淡說道。

她知道,就算他跪上三天三夜,那人也不一定會給他機會。

但是他沒有別的辦法,那人根本就不讓他靠近,他唯一能做的,隻有如此罷了。

而聽聞尉遲浩此話的斯馬爾猛然一驚。

尉遲浩明明知道葉曉恩不會給他機會,哪怕他真的跪下去,卻依舊願意跪下去。

那麽他到底是為了什麽?

愛嗎?

愛真的能讓一個人把一身的傲骨都給去掉嗎?

斯馬爾不懂,他以為自己對克萊爾的愛已經夠深了。

他願意為克萊爾做任何的事情,願意將自己的生命為克萊爾付出。

但是他願意為克萊爾放棄自由嗎?肯定是不願意的。

如果他願意放棄,當年就不會放任葉曉恩回國,就不會寧願看著葉曉恩喜歡尉遲浩,也不說出愛。

表現出來的愛,終究和說出來的不一樣,他早就明白這個道理。

如果他願意放棄,他肯定比尉遲浩還要強硬的將葉曉恩綁在自己身邊,但是他終究還是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