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夠體會他現在無助的心情。

他想回憶起那些美好的回憶,可是他偏偏就是回憶不起。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拿自己的命去換那些回憶。

可是如果他死了,那葉曉恩怎麽辦?葉多多怎麽辦?

他覺得自己快瘋了,腦子裏麵一直有兩個聲音在爭吵,每天都在吵著,卻一直沒有結果。

“多多,快回房間裏去。不要涼著了。”帶著慈愛的聲音從尉遲浩有些嘶啞的嗓子裏傳來。

葉多多忍不住就整個人掛在了尉遲浩的身上。

他太想自己的爹地了,那段時間每天麵對不認識自己的爹地,對自己冷眼的爹地,他小小的心髒不知道有多痛。

現在好不容易他見到了自己的爹地,他的爹地雖然還是不記得那些過去,可是他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會對自己冷眼相對了。

小小的葉多多怎麽還能忍受得了?

好多委屈他都想給尉遲浩說,可是葉曉恩還在睡覺,所以他要忍耐。

因為強行忍耐著,葉多多小小的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尉遲浩連忙將人緊緊的攬住。

他跪了一個晚上,腿早就有些發麻了,但是他還能堅持,一個葉多多的重量,他還是能堅持的下來的。

隻是見到那人的眼神,那人帶著仇怨的眼神,尉遲浩頓時慌了神。

他不知道自己哪裏又做錯了,他明明什麽都沒有做啊?

察覺到尉遲浩的不對勁兒,葉多多帶著一臉的眼淚珠子茫然回頭,便看到自己媽咪正冷著眼站在自己身後。

“媽咪……”葉多多弱弱的叫了一聲,有些不情願的從尉遲浩身上爬下來。

其實他一點都不想下來,自己爹地雖然瘦了很多,但是肩膀還是那麽的硬朗,很有安全感。

沒有人能代替父親的角色,就算葉曉恩給葉多多再多的母愛,也代替不了尉遲浩的父愛。

挪著小碎步走到葉曉恩身後,葉多多還意猶未盡得看著依舊跪在原地的尉遲浩。

葉曉恩並沒有因為葉多多從尉遲浩身上離開便收回自己冰冷的眼神。

對於尉遲浩,她已經習慣了冰冷刺骨的眼神。

這個人似乎隻配得到自己這樣的眼神。

“曉恩,我……你……”尉遲浩覺得自己有些語無論次了。

他想問葉曉恩,他已經跪了一個晚上,真的是一個晚上,他一步都沒有挪開過。

他想問葉曉恩,自己是不是可以得到那個夢寐以求的機會了。

但是葉曉恩就這麽冷冷的看著他,她的目光竟然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你跪了一個晚上?”良久,葉曉恩不帶任何感情道。

尉遲浩老實的點了點頭,他確實連廁所都沒有去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