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馬爾克萊爾葉多多三人並沒有走太遠,不過是在屋子周圍徘徊而已。

葉多多哭著哭著,便在斯馬爾結實的懷抱裏睡著了。

斯馬爾看了一次又一次的時間,就連克萊爾都覺得,斯馬爾快得憂鬱症了。

輕踮了腳尖,克萊爾熱情的在斯馬爾額上印下一吻。

“我們要回去看看嗎?好像已經很久了,我有點擔心。”

斯馬爾伸出一隻手,寵溺的扣著克萊爾粉紅的唇瓣,回應一記深吻。“我們回去吧。”

出來這麽久了,也該回去看看了。

推開門的一瞬間,斯馬爾和克萊爾都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

畢竟,迎接他們的是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還有一頭爽朗短發的葉曉恩。

“斯馬,克萊爾,進來啊。”葉曉恩輕笑著看著兩個明顯已經傻愣的兩人,轉身便又進了廚房。

她還有好幾個菜沒有起鍋。

斯馬爾和克萊爾對視一眼,麵麵相覷不明所以。

“所以,這些東西,都是曉恩做出來的?”克萊爾傻乎乎的指著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嚐嚐。

這麽想著,便這麽做了。

隻是入口的美味,簡直讓克萊爾停不下嘴來。

斯馬爾懷裏的葉多多似乎也聞到了食物的香味兒,吸了吸鼻子,迷迷糊糊的張開了眼。

不過一見到滿桌子的菜肴,頓時一雙迷蒙的瞳子亮了起來,簡直賽過了天上的星辰。

隻有斯馬爾一個人,還算保持著自己的理智,沒有被一桌子的菜品給收買。

將葉多多放下後,斯馬爾帶著一額頭的皺紋,倚著廚房的門框看著忙碌著的葉曉恩。

“曉恩,如果你非得要給自己找個發泄的方式,我不介意。但是你不要忍著,那樣我們都會難過。”斯馬爾平靜說道。

他寧願葉曉恩大哭一場,大鬧一場,也不喜歡葉曉恩像現在這樣裝成一個沒事人。

“啊?”正償著湯的鹹淡的葉曉恩,被斯馬爾這麽一打擾,頓時燙了嘴角。

嘩啦啦的扇著手掌,好半天才緩和了過來。

“斯馬,你說什麽?”葉曉恩一邊盛湯,一邊淡淡的詢問。

“曉恩!”斯馬爾的聲音陡然變得淩厲了幾分。

他一向不喜歡和葉曉恩這麽說話,但是他不得不發揮出自己的威嚴來。

葉曉恩的回避,讓他覺得心裏難受。

那種感覺,比受盡了委屈後的憋屈還難受。被朋友不信任的感覺,真的一點都不爽快。

“你就不能正視我嗎?”他有些憤怒葉曉恩一直忙來忙去,幹脆一個大步上前,將葉曉恩手裏的湯匙強硬的奪了過來。

沒有了湯匙,葉曉恩自然是不能繼續盛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