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葉曉恩葉多多睡在一起,臉上一派的無辜外帶和葉多多如出一轍的嘟嘴。

葉曉恩有些感慨,她當初怎麽就喜歡上這麽一個無賴了呢?

“尉遲浩,你是小孩子嗎?”

“我看他,頂多三歲。”唯恐天下不亂的斯馬爾,裹著一身懶懶的睡袍便倚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裝傻充愣的尉遲浩。

堅實的胸肌隱藏著難以言說的爆發力,緊致的小腿,帶著男人獨有的陽剛魅力。

尉遲浩猛的一個掠身,便將葉曉恩擋在了自己身後。

他目光帶著深深的敵意,看著斯馬爾一副**力十足的樣子,更是覺得氣憤。

“斯馬爾,我想你應該回房睡覺了,畢竟留著克萊爾一個人可不怎麽好。”

一旁的葉曉恩完全沒有想到尉遲浩竟然突然將矛頭轉向了斯馬爾,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尉遲浩倒是沒有功夫理會葉曉恩的別扭,依舊雙目帶火的看著斯馬爾。

他可一點都不想讓葉曉恩看到斯馬爾這副**人的模樣。

雖然他年歲已經有些大了,但身上的氣味卻更加的具有男人味兒。

看了半餉,也不見斯馬爾有絲毫要離開的架勢,心下一橫,尉遲浩轉頭決絕道:“我跟你一起睡!”

砰!

一聲尖銳的關門聲,斯馬爾一個激靈,整個人都被抖了三抖。

低咒一聲,才晃**著回了臥室。

而葉曉恩和尉遲浩的房間,三個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樣來安排一張不大的床。

尉遲浩故作鎮定,踱步到床邊,“曉恩,早點睡,我……”

“出去!”不等尉遲浩說完,葉曉恩已經下了逐客令。

埋在被窩裏的葉多多一臉幸災樂禍的眨巴著閃亮的黑瞳,直直盯著厚臉皮的尉遲浩。

雖然極度不願意,尉遲浩還是挪著小碎步,回到了門口,卻沒有退出去。

葉曉恩自顧自的整理著睡衣,又給葉多多扒拉了身上的衣服,將人扔進浴室洗澡。

葉多多早就已經以已經長大的理由杜絕了葉曉恩陪他洗澡,一時間,偌大的臥室裏,隻剩下相對無言的葉曉恩和尉遲浩兩個人。

浴室裏嘩啦啦的水聲,並沒有彌補這一室的尷尬。

“曉恩我……”

“你出去!”

同時開口,但是葉曉恩的話音明顯決絕了很多。

尉遲浩剛一開口,就已經敗下了陣來。

低垂著頭,卻絲毫沒有要出去的打算。

“曉恩,我想,我還是不應該出去。”他突然又語氣強硬到讓葉曉恩都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你什麽意思?”葉曉恩的聲音裏帶著幾分怒火。

將手中準備拿給葉多多的睡衣放下,葉曉恩抱臂冷冷的看著尉遲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