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遠遠就看到了那抹和自己九分相似的葉子語,那人頻頻看著自己腕上廉價的手表,眉心微微皺起,似乎在擔心著什麽。

葉曉恩有些疑惑,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子語,怎麽了?”她的聲音裏自然而然的帶著擔憂的意味。

就像小時候,她總是害怕葉子語受到傷害,動不動就要問問她:子語,你怎麽了?

往事不堪回首,隻是歲月到底是給了她一個機會,姐妹終究情深。

聽聞葉曉恩的帶著擔憂的聲音,葉子語眉間的皺紋瞬間散去,剛剛的一切恍若葉曉恩的錯覺。

“姐。”葉子語親昵的上前,毫不違和的攬著葉曉恩的臂膀,將人按大座位上。

她眉宇間的喜悅,仿佛溫和的陽光,彌散在葉曉恩心頭,開出一朵幸福的花。

花香四溢,吹散過往的不堪和所有的隔閡。

“子語,看到這樣,真好。”

葉曉恩低頭淺淺一笑。

她一直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得到這麽一份真摯的親情。卻未曾想,千帆過盡,一切竟是回到了遠點。

這樣多好?

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反目成仇。

又回到兒時的時光,即便身為姐姐,自己不得不忍讓些,多承受些。但是終究不是一個人,不會心裏一片荒涼。

葉子語因著葉曉恩這話微微一怔,而後才眨了眨風華畢露的桃花眼,淺淺回應道:“是啊,真好。我本以為,你們不會來的……”

葉曉恩一愣,不由得抬頭一臉驚詫的看向葉子語。

難道她剛剛眉宇間的憂愁,全是因為擔心自己不來才有的嗎?

“傻瓜。”

她怎麽會不來呢?

天知道她期待這一天期待了多久。

“傻瓜。”她又一次說道。

似乎所有的不安,所有的埋怨,所有的仇恨都在這一句淡淡的傻瓜中煙消雲散。

可這麽一來,葉曉恩才發現一件事情,本來他們是要來見葉子語口中的男朋友的,但顯然,這裏隻有葉子語一個人。

似乎看出了葉曉恩眼中的茫然,葉子語急忙解釋道:“曉晨他有點忙,所以要等會兒。抱歉。”

談及曉晨,葉子語的眼中總有一抹幸福的光在流轉。

即便已經不是初戀的芳華殆盡,卻多了厚厚的一層幸福彌漫。

“傻丫頭,我們都是閑人,哪裏會怕這麽一點時間的浪費?更何況,其實我有點緊張。”葉曉恩湊到葉子語耳邊,低聲道。

葉子語撲哧一笑。

兩姐妹低語著,外人也不知道他們在談論著什麽。

隻是這一個短發爽朗,一個長發飄飄。雙生花開在夏日末,究竟是奢靡還是別樣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