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沒有說話,麵上還有未散去的蒼白,深邃的眼眸裏滿是笑意。

手臂緊緊的回擁著懷中的葉曉恩,微閉眼眸,下巴輕輕的抵在小小的頭顱上。

一時之間兩人出奇的默契,都沒有說話,緊緊的相擁,靜靜的享受著劫後餘生的歡愉。

尉遲浩心裏滿心的慶幸,慶幸自己能夠堅持的下來。

慶幸自己還能在餘生和她相伴,慶幸身邊還有多多。

幸好,自己沒有生無可戀。

病房外擔憂尉遲浩身體的斯馬爾透過門縫看到病**緊緊的相擁兩人,回身手下意識的握緊了身側克萊爾的手。

眸光中滿是堅定,我們也會有和曉恩和尉遲浩一樣纏綿悱惻的愛情,但我們一定不會經曆他們那麽多的波折。

隻要你還愛著我,那我會為你撫平前方所有的荊棘。

斯馬爾高大的身子剛好擋住克萊爾的視線,克萊爾不知道斯馬爾看到了什麽情緒才會有波動。

但是,她一直堅信斯馬爾。

唇角勾勒出一抹美好的弧度,小手緊緊的握著他的大手,無聲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斯馬爾麵上滿是笑意,回頭又看了一眼病房上相擁的兩個人,離開時還不忘將門帶上。

尉遲浩的身體素質很好,經曆過非人的電擊治療,這次的手術對於尉遲浩來說就好像是小兒科一樣。

“曉恩,我確定我可以去上班了。”尉遲浩倚靠在床頭,為了證明自己的身體好還比劃了一下自己強健的肌肉:“你看,我的身體真的沒有什麽事了。”

葉曉恩將斯馬爾送來的鮮花插進花瓶裏,聽到尉遲浩的話回眸看了一眼耍寶的他,“多住幾天也沒有什麽,公司的事情你先放放,等身體修養好了再去。”

葉曉恩心裏多少還是有一些擔憂的,雖然院長已經明確的表明,尉遲浩的手術完成的很好。

但是自從那天做的那個夢,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安,她情願尉遲浩耽誤了工作在醫院裏多休養兩天,也不願他的身體出現一絲的差池。

尉遲浩輕歎了口氣:“曉恩,我真的沒事。”

聽到尉遲浩這略帶委屈的聲音,葉曉恩不禁有些失笑,什麽時候他變得這麽小孩子氣了?

“你的身體最重要,無論說什麽都不會讓你去上班的。”

葉曉恩對於尉遲浩是很縱容的,但是在他身體的問題下,她的態度異常的嚴肅。

尉遲浩也就沒有什麽話好說的了,現在雖然恢複了記憶,但是曾經葉曉恩對他心如死灰的事情他還記得。

偶爾躺在病**,裝個小痛小癢的來贏取葉曉恩的關注,適當的投個香吻,這樣的生活在他看來也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