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君辦事速度很快,答應了尉遲浩之後就馬上開始運作了。

尉遲浩也和錢曉晨溝通一下公司的狀況,外包程序出了問題,日方負責人鬧事之後還要求了賠償金。

新公司剛剛運作,也沒有多少資金,尉遲君知道了情況之後,為了幫助尉遲浩度過難關,不惜任何代價動用公司的資金。

資金轉到了錢曉晨的公司,彌補了公司虧損的漏洞,公司總算是保住了。

葉曉恩麵上也終於露出了笑容,葉子語也打來電話為之前來醫院鬧事而道歉。

尉遲浩仍舊是沒有半點情緒,對於葉子語的道歉也沒有放在心上。

正是印證了斯馬爾之前所說的話,選擇對手很重要。

時過境遷,經曆過這麽多事情他對葉子語早已沒有了記恨。

相反他倒是有些感激葉子語的存在,如果沒有葉子語營造出來的困難重重,他和葉曉恩又怎麽會更加堅定自己心中的所愛。

尉遲浩身體上的病痛也在這場事故中完美的落幕,為了慶祝尉遲浩終於大病初愈的同時也慶祝錢曉晨公司的事情終於結束,葉曉恩和克萊爾破天荒的請了一天的假回家準備了室內大型聚餐會。

其實大型聚餐會是斯馬爾起的名字,為了凸顯他的身份非要弄一個有氣勢的名字。

對於聚會的名字葉曉恩和尉遲浩等人沒有任何的意見,葉多多在意的也隻不過在吃的食物上罷了。

“爹地,媽咪說了你的身體才剛剛好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葉多多眼尖的看見尉遲浩將邪惡的大手伸向烤好的雞翅上麵,提高了音量大聲說道。

葉曉恩秀眉微皺,略帶有一絲不滿的看著他。

尉遲浩手上的動作頓時一僵,葉多多笑意盈盈的走到尉遲浩身邊,十分孝順的將尉遲浩手中的雞翅拿下來,放在小巧的鼻子邊輕輕一嗅,佯裝一副滿足的模樣。

“爹地,你的身體不行還是讓我代勞幫你解決了吧!”黑白分明的瞳孔裏寫滿了算計過後的得意,大口的吃著手中的雞翅,還不忘吧唧吧唧著小嘴。

那一副孩子氣十足的模樣倒是逗笑了葉曉恩等人,隻是尉遲浩麵上陰沉的瘮人,黑的幾乎能滴下水來。

斯馬爾捧腹大笑,一臉的幸災樂禍,“尉遲浩,你也有今天啊!”

葉曉恩也知道葉多多不過是因為之前的事情對尉遲浩有些不滿罷了,也就沒有出聲製止葉多多的行為。

隻不過看葉多多和尉遲浩的小動作,她倒是想起了尉遲浩沒有失憶前兩個人的相處模式。

這樣子的行為,不過是他們父子倆之間的情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