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出奇的達成了一致,葉曉恩也不斷的慫恿這種應該是斯馬爾去做,畢竟偷偷安裝這種事情有些不恥。

葉曉恩心裏始終過不去讓葉多多去做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

但是斯馬爾強硬的拒絕了,“我是一個堂堂男子漢,怎麽可能去做這種事情!”

葉多多麵上劃過一抹不屑,淡淡的搖搖頭,“媽咪,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做吧!斯馬爾叔叔那麽笨,即便是要斯馬爾叔叔去做,斯馬爾反而會把事情弄的更糟糕的!”

斯馬爾麵上的表情依舊,絲毫不上葉多多的當,“激將法這招我三歲就玩膩了,任你怎麽說我都是不會去做這種事情的。”

斯馬爾偏過頭去,一副傲嬌的模樣。

葉多多得意的挑了挑眉宇,揚了揚手中電話,“不好意思斯馬爾叔叔,剛剛你說的話我都錄音了。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就把這段錄音給克萊爾聽。”

斯馬爾麵上一黑,絲毫沒有想到葉多多竟然能夠腹黑到這種地步。

“我想,克萊爾聽到這段錄音之後一定會對你大大改觀的。”葉多多麵上的笑意更甚了。

斯馬爾的臉色越發的黑了,險些要滴出水來了。

“你狠。”

葉曉恩和葉多多擊掌大笑,“恭喜我們達成一致了。”

斯馬爾手裏捏著小巧的竊聽器和跟蹤器,緩緩湊到尉遲釧的身側。

“你怎麽一副便秘的表情?”

斯馬爾輕輕的拍了怕尉遲釧的肩膀,輕歎一聲,“便秘是病,得治!”

話音剛落也不顧去看尉遲釧已經黑透的臉,大步流星的離開。

遇到葉多多的時候,幾乎要咬牙切齒的說,“下次我絕對不會在做這麽低俗的事情了。”

葉多多自然不會理會斯馬爾的話,即便斯馬爾叔叔下次不去做。

但是下次他還是有辦法會讓斯馬爾去做的。

吃過飯後,尉遲浩出門送尉遲君和尉遲釧離開。

葉曉恩整理碗筷,尉遲浩麵上掛著笑意湊到葉曉恩身後,將葉曉恩洗過的碗筷用幹布一一擦淨。

葉曉恩也沒有說什麽,默不作聲的繼續洗碗,尉遲浩也沒說話,默默的重複著手中的動作。

“曉恩。”

擦淨了最後一個碗,尉遲浩張開大手將葉曉恩緊緊的擁入懷中,拉長了尾音。

葉曉恩渾身一顫,許久都沒有了尉遲浩這麽親密過了。

這麽親密的動作此時倒是顯得有些陌生了。

以前兩人正情濃時,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膩在一起。後來尉遲浩失憶,葉曉恩巴不得和尉遲浩親密。

可是當時的尉遲浩並不珍惜葉曉恩的真心。

久違的親密,葉曉恩心裏有些悸動。

可是更多的卻是隔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