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船的位置就在淺水灣,一行人浩浩****的去淺水灣前進。

早已有人偷偷將淺水灣的這片地形了解的透徹,斯馬爾也有了勝算。

潛水艇偷偷的行進偷渡船,斯馬爾率先登上偷渡船,格外的小心和警惕,一點一點的尋找著克萊爾的身影。

斯馬爾絲毫不敢有半點的鬆懈,現在的他腦中的那根弦緊繃著,一旦鬆懈下來,整個人幾乎就要崩潰了。

戴偉倫見斯馬爾如此的平靜,心中還在暗自的讚歎。

果真是做大事之人,不僅有著一顆開闊的胸襟,還有一副平靜如水的性子。

即便遇到再大困難,麵上仍然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小心些。”斯馬爾不經意間回頭見戴偉倫一直盯著自己,眉宇微皺,下意識的輕聲囑咐。

戴偉倫點點頭,他沒有什麽厲害的專長,唯一的專長就是能夠執起手術刀。

所以在得知克萊爾被綁架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要和斯馬爾一起將克萊爾救回來。

想到最壞的打算就是,即便克萊爾身負重傷有他在一邊也能做個急救措施,不至於喪命。

“我是一個醫生。”戴偉倫有些不滿意斯馬爾的語氣,眉宇微蹙。

斯馬爾轉回頭不去看戴偉倫那張臉,輕哼一聲,“百無一用是醫生。”

戴偉倫麵上劃過一絲黑線,輕聲辯解,“是書生不是醫生。”

斯馬爾沒有答話,在他眼裏無論是書生還是醫生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麽區別。

反正都是百無一用。

“船上沒有發現任何的敵人。”對講機裏傳出低沉的聲音。

斯馬爾也沒有多想,眉宇一揚,心裏頓時敞亮了許多。

加快了尋找克萊爾的步伐,戴偉倫自然也聽到了對講機裏的內容,眉宇輕輕舒展開來。

“你說他們綁架了克萊爾究竟是想要做些什麽?”戴偉倫有些不理解綁架克萊爾的人究竟有什麽目的。

克萊爾在中國沒有任何的敵人,為什麽會有人想要綁架克萊爾呢?

船上的風有些大,斯馬爾沒有聽到戴偉倫說什麽,眉宇微蹙抽空回頭大聲問道,“你說什麽?”

見慣了斯馬爾嬉皮笑臉的模樣,突然變得粗狂的斯馬爾,戴偉倫有些接受不了。

“我說船上沒有任何的敵人,是不是他們知道我們來救人所以害怕就提前走了。”戴偉倫被斯馬爾的目光盯得心裏有些發毛,順嘴胡掐。

斯馬爾停住了腳步,單手來回摩擦著下巴,沉思了半響,麵上才恢複了往日的笑容。

“很有這個可能。”

終於在一間密閉的房間找到了克萊爾的所在,斯馬爾興奮的大聲呼喊,“克萊爾!”

斯馬爾從來沒有哪一刻覺得要比現在還幸福了,失而複得的心情誰人能夠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