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很是不高興尉遲浩的做法,尉遲浩怎麽做都可以,但是最不應該做的就是欺騙她。

欺騙她舊病複發,讓她擔心的要命。

“尉遲浩,你真的是太過分了。”葉曉恩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心裏有一瞬間是欣喜的,至少尉遲浩的身體沒什麽事情了。

可是心裏還是有些難受,尉遲浩設計了這麽大一個局,竟然沒有半點告訴她的意思。

“對不起曉恩。”尉遲浩不知道該如何安撫葉曉恩的情緒。

他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分,看到葉曉恩的眼淚時,他也想要告訴葉曉恩真相。

可是斯馬爾和他計劃必須要進行,他可以隱忍一陣時間。

過了這一段時間,拔出了所有擋在前麵的荊棘,那麽對葉曉恩就再也沒有傷害了。

他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可還是傷了葉曉恩的心。

葉曉恩沒有理會尉遲浩,整理了行囊,帶著葉多多就要出院。

尉遲浩也跟著收拾東西,厚顏無恥的跟在葉曉恩後麵,葉曉恩卻把尉遲浩當作空氣一般不去理會。

葉曉恩牽著葉多多的手進門,連頭都不回的將尉遲浩關在門外。

“老婆。”

尉遲浩站在門外,可憐兮兮的喊著,聲音裏滿是委屈。

想他堂堂一個尉遲公司的總裁,什麽時候收到過這種待遇。

被自己的女人關在了門外,說出去的話,讓他的臉都沒有地方放了。

葉曉恩裝作沒有聽見一般,一派悠閑的整理著衣物,麵上沒有絲毫的情緒。

倒是葉多多有些實在聽不下去了,尉遲浩被關在門外就一直可憐兮兮的喊著葉曉恩。

時不時還有節奏的敲兩下門,他聽著都覺得有些可憐了。

自家爹地風光了半輩子什麽時候受到過這種待遇?

“媽咪,爹地還被關在外麵。”葉多多猶豫了半天,還是湊到葉曉恩麵前,輕聲說道。

雖然他心裏別扭的不想承認自己心疼爹地了,但還是擔心尉遲浩。

但是要是在爹地和媽咪之間做選擇的話,他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顧及到他媽咪的心情。

葉曉恩回頭瞄了一眼麵容精致的小奶包,不冷不熱的說,“不要和我說,那又不是我爹地。”

葉多多吐了吐舌頭,爹地,你這次是真的把媽咪惹生氣了。

平時媽咪都不忍心這麽和我說話的。

“媽咪,那我要是讓我爹地進門,你會不會生氣?”葉多多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滿臉希翼的看著葉曉恩。

特意加重了我爹地三個字,頓了下繼續說道,“不過媽咪你要是還生氣的話,那我還是讓他繼續在門外站著吧,站夠了丟夠人了自己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