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麽。”葉曉恩有些閃躲的偏過了頭。

尉遲浩將她放在**,有些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不說我差不多也能猜到一些。”

葉曉恩有些詫異的看向他。

尉遲浩笑了笑,“你先在這安安穩穩的住下來,等到這件事過去了,再考慮離開也不遲。”

對待葉曉恩就要采用迂回政策。

“多多還這麽小,你要是真出什麽事了,要他怎麽辦,嗯?”

最好帶上葉多多。

果然葉曉恩皺緊了眉頭,已經開始思考了。

“你住在哪裏不是一樣,難道你是覺得我很煩,所以才想搬出去的嗎?”尉遲浩繼續開口。

“不是。”葉曉恩立即開口。

尉遲浩唇角輕勾,“那就在這住下,好不好?”

他坐在她身邊,眼睛裏全是希翼,葉曉恩看到他這雙眼睛的時候,都有些晃神,她好像不能麵對這雙眼睛,每次看到她都沒有抵抗力。

“曉恩?”

“嗯。”

葉曉恩低著頭,兩隻手正扯著自己睡衣的衣角。

得到了回答的尉遲浩開心了,心裏跟含了蜜糖似的。

至於葉子語,他就要好好考慮一下怎麽解決這件事了。

因為第二天是周末的原因,多多不上課,尉遲浩就沒了跟葉曉恩一起去送多多上學的福利,尉遲浩表示非常的不開心。

不過因為最近這段時間,尉遲浩的公司很忙,所以周末他也得去加班。

上午十點的時候,葉曉恩又接到了斯馬爾的電話。

那邊很是著急,“曉恩,你怎麽樣?有沒有事?”

葉曉恩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我沒事啊,怎麽了?”

電話那頭的人明顯鬆了口氣,“那就好。”

葉曉恩明白了,斯馬爾恐怕說的是昨天晚上那件事。有一個人這麽關心自己,葉曉恩臉上都染上了一層笑意,“斯馬,你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自己跟多多的。”

斯馬爾那邊好像是有些忙,聽到這話卻是急了,“你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個女人,怎麽保護自己,你現在在哪?”

葉曉恩知道斯馬爾的脾氣,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難道忘了她是一個生物專家嗎?

“我真的沒事,你放心吧。”

“我已經來中國了,在A城的機場。”斯馬爾吐出了這段話。

葉曉恩無奈了,“你已經過來了?”

“是啊,我好像迷路了。”斯馬爾很是苦惱。

這下子葉曉恩就沒法拒絕了。

“你在機場等我,我過來接你。”葉曉恩掛斷電話,就去叫葉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