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得知公司的情況不是很好,心裏也是很不舒服,幕後的背叛者他還是沒有揪出來。

斯馬爾和葉曉恩等人都聚集在葉曉恩家中商量對策,如何能讓尉遲公司成功的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大家都還沒有商量出對策,尉遲君的電話突然想了起來。

尉遲浩接過電話後,一張俊臉滿是陰沉的顏色,聲音有些涼薄,“尉遲釧被綁架了。”

葉曉恩震驚不已,但是此刻眾人也不好說什麽,說到底尉遲釧和尉遲浩是親兄弟。

葉曉恩也怕尉遲君擔心,急切的和一群人匆匆的趕去公司。

尉遲君看到尉遲浩到了,就好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

麵上好像是一瞬間蒼老了不少,顫抖著雙手將勒索信拿出來。

“什麽時候發現被綁架的?”尉遲浩眉心微皺,硬聲詢問。

尉遲君淡淡的搖搖頭,“不是很清楚,這封勒索信還是今天早上在門口收到的,我給你大哥打電話,你大哥沒有接,我這才知道你大哥被綁架了。”

“那按這麽說的話,那麽大哥是昨天被綁架的。”

尉遲君點點頭,“如果我早一點發現的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葉曉恩見尉遲君麵上滿是後悔的神色,心裏一軟,柔聲安撫,“您放心,浩一定會盡力將大哥救回來的。”

葉曉恩是個善良的孩子,即便心裏對尉遲君沒有什麽好感,尤其是尉遲君曾經對葉多多做的事情令她寒心。

可是現在看到尉遲君此刻就像一個蒼老的老人,心裏說不出來的難受。

尉遲君抬眸目光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葉曉恩,點點頭卻也沒有在說什麽。

“對方點名要尉遲浩救人。”斯馬爾見尉遲浩看過勒索信,將勒索信接過大致掃了一眼內容,眉宇緊蹙。

“還要準備贖金五千萬。”

葉曉恩雖然對尉遲釧的印象不是很好,可還是忍不住的擔憂,聽到勒索信上的內容,更是心驚。

先不說點名要尉遲浩去救人的目的是什麽,但是贖金五千萬可不是一筆小的數目。

如果有這五千萬的資金,尉遲公司也不會走到今天這步田地。

別說是葉曉恩等人拿不出來,就是尉遲君也拿不出來這五千萬啊!

尉遲君見眾人也沒有半點的辦法,挺直的脊背瞬間癱軟了下來,略顯蒼老的麵容上滿是頹廢。

尉遲浩見尉遲君這副樣子,無可奈何之下,輕輕說道,“我可以用我的勢力幫忙。”

尉遲君微怔,有些疑惑的反問,“什麽勢力?”

“夜煞組織。”尉遲浩輕描淡寫的說著。

除了提前知道的斯馬爾,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就連一直都自認為很了解尉遲君都很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