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君和尉遲浩相視一眼,什麽也沒有說。

幾個人雄赳赳氣昂昂的進入汙水處理廠時,卻發現偌大個廠子竟然空無一人。

尉遲浩眉心微蹙,握著葉曉恩的手又緊了緊。

“情報會不會是錯了?”尉遲君略顯蒼老的麵上劃過一絲失落,曆經滄桑的眼眸一閃即逝的懷疑。

葉曉恩搖了搖頭,“不會有錯的。”

斯馬爾和葉多多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何況在高科技這方麵葉多多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絕技是不會發生這種小小的錯誤的。

楊勝沒有說什麽,戴偉倫更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

尉遲君心裏有火啊,麵色帶有一絲不悅,“你怎麽會知道不會有錯?”

葉曉恩微微一怔,麵上有些尷尬。

她知道不會有錯是對葉多多和斯馬爾的信任,但是尉遲君的態度她也不會給予計較。

愛子心切她能理解,如果是葉多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會比尉遲君還要焦急。

尉遲浩緊蹙眉宇,葉曉恩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臂,淡淡的搖搖頭。

尉遲浩緊抿唇瓣,掃了一眼尉遲君終究是什麽也沒有說。

尉遲君將兩人之間的小動作收入眼底,目光有些複雜。

“這是鬧哪出?”一向脾氣上佳的戴偉倫在等待了半小時左右,終於忍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

楊勝麵容更加嚴肅了,“快到約定的時間了,為什麽還沒有人到?”

葉曉恩心裏焦急,聽到兩個人的話,在紊亂的思緒中一連線,“是不是被他們發現我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才沒有人來?”

戴偉倫瞪圓了眼睛,琢磨了下思緒,“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

尉遲君心裏著急啊,那是他的兒子啊!

“不可能。”尉遲浩一口否決,聲音帶有慣有的王者之氣。

尉遲君將所有的支柱都放在尉遲浩身上,似乎隻有這樣才能得到些許的安慰。

“為什麽不可能?”葉曉恩眨了眨靈動的大眼,有些疑惑的詢問。

她是真的想不通如果沒有發現什麽蛛絲馬跡的話,為什麽現在這個時刻還沒有見到一個人影?

戴偉倫等人也麵上帶有希翼的緊緊的盯著尉遲浩,極為期待尉遲浩的推理。

“如果真的發現我們提前做有準備反而不會是現在這樣的平靜,如果是你綁架了斯馬爾的孩子,而斯馬爾不聽你的指揮反而去報警,你會怎麽做?”

尉遲浩抿了抿唇瓣,輕聲的問向楊勝。

楊勝沒有一絲的猶豫,冷聲說道,“撕票。”

戴偉倫極為讚同的點點頭,“如果是對方已經有防備的話,即便做什麽都是無用的,隻有撕票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