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派人好好保護楊勝的。”尉遲浩緊緊的握著葉曉恩冷的有些顫抖的手指,聲音異常的堅定。

看到葉曉恩這副模樣,心裏是無法言喻的疼。

葉曉恩無意識的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麽。

尉遲浩幹脆將楊勝送到了戴偉倫所在的醫院裏治療,一方麵在醫院裏戴偉倫可以幫忙照顧,另一方麵即便葉子語想要在醫院裏麵動手,戴偉倫在也能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安頓好楊勝,又派人保護楊勝的家人。

葉子語現在簡直就是一個瘋子,連楊勝和她無怨無仇她都不放過,尉遲浩實在是不敢想象葉子語還會做出什麽事情來了。

為了萬全之策,在每人個身邊都安插了保鏢,一旦葉子語有行動也不會發生像楊勝一樣的事情。

葉曉恩去醫院探望楊勝過後,尉遲浩去接葉曉恩回家。

自從楊勝出事之後,他不敢讓葉曉恩單獨行走,生怕葉子語那個瘋子對葉曉恩做出什麽瘋狂的事情來。

“楊勝今天怎麽樣了?”尉遲浩見葉曉恩情緒不高,沒話找話聊。

葉曉恩低垂著眼簾,“還是那樣。”

尉遲浩聽出葉曉恩語氣中的落寞,伸出右手輕輕的包裹住葉曉恩略帶一絲涼意的小手。

葉曉恩猛然抬頭,尉遲浩笑靨如花的俊容便映入眼簾。

“浩。”葉曉恩眼圈突然湧起一絲濕潤,連往日清脆的嗓音隱隱還帶有哭音。

尉遲浩心裏好似傳來針紮一般的疼痛,麵上仍然還掛著滿滿的笑意,似是調侃,“楊勝受傷你這麽難過,我是會吃醋的。”

“都是因為我。”聽到尉遲浩的話,葉曉恩低垂下頭顱,冰涼的手指不安的緊緊絞著。

尉遲浩微微一怔,手下的動作一僵。

他知道楊勝發生這樣的事情,葉曉恩心裏一定也是會難受的,可是。

“如果沒有我的話,子語不會做出這麽瘋狂的事情來,如果沒有我,楊勝也不會進醫院。都是因為我才會給大家帶來這麽大的困擾。”

葉曉恩的聲線有些低沉,一字一句都如瑞士小軍刀狠狠的插在尉遲浩的心裏。

葉曉恩心裏也是矛盾不已,一方麵愧疚不安。

對楊勝很愧疚,如果不是她的話,楊勝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對於身邊的人更是感到不安,她生怕葉子語突然發瘋又會對身邊的人做出什麽讓人意料不到的事情。

而另一方麵又感到憤恨,葉子語是她的妹妹,無論誰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她都不會有這樣矛盾的心情。

可對她做這麽殘忍的事情的人是她的親妹妹,怎麽能讓她不感到憤恨。

“怎麽會是因為你?”尉遲浩緊抿了唇瓣,聲音中掩飾不住的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