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先生微微一怔,他倒是沒有想到葉曉恩會這麽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記住,一旦超過了二十四小時,我就會去報警,不但要將整個釧浩公司搞垮,就連你們幾個人我都不會放過的。”

尉遲釧眉心緊皺,提到釧浩公司,就提到他的禁忌。

斯馬爾掃了一眼仍是低垂著透露頭顱的葉曉恩,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克萊爾小手輕輕的握了下斯馬爾的大手,明媚的羽眸滿是擔憂。

斯馬爾感受到自己的手被輕輕握住,順著目光看到了一臉擔憂的克萊爾,下意識的握緊了克萊爾的小手。

回以一個安定的目光,示意克萊爾自己沒事。

克萊爾麵上這才恢複了笑意,小手緊緊的握著斯馬爾的大手就是不鬆開。

“我知道,但是韓先生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就算你發怒也請不要牽連到我身邊的人,拜托你了。”葉曉恩緊抿著唇瓣,衝著韓先生的方向鞠躬。

尉遲浩眉心緊蹙,帶有一絲的不悅。

這是他的老婆,他的老婆怎麽可以這麽低三下四的向別人躬身道歉呢!

葉多多一張精致的小臉上也滿是冷凝,心裏早已將葉子語罵的狗血淋頭了。

韓先生麵上沒有任何的波動,聲音冷酷無比,“一旦我的小嫣然出了任何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葉曉恩身子一顫,她沒有祈求韓先生會放過她,因為小嫣然會被葉子語帶走,的確是她的疏忽了。

這是她不可推卸的責任,她的良知也告訴她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的。

但是,這事情和其他人沒有任何的關係,她不能牽連到斯馬爾等人。

隻是韓先生並沒有繼續要給葉曉恩道歉的話,冷聲下了逐客令,“有這空閑的時間在我這裏磨蹭,說著沒有任何意義的話,不如早點去找小嫣然的下落。”

斯馬爾麵上滿是憤怒,如果不是克萊爾緊緊的拉住他的手臂,他一定會衝上去和韓先生理論一番的。

葉曉恩又歉意的說著,隨後一行人便浩浩****的從韓先生家裏出來,葉曉恩的麵上滿是落寞。

心裏更是內疚不已,葉多多看在眼裏心裏更是心疼。

尉遲浩見狀,強勢的一把將葉曉恩擁入懷中,輕聲安撫,“不要想太多了,這次的事情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這一切都是葉子語設計好想要嫁禍給你的。”

葉曉恩麵上更加的落寞,“可是,如果小嫣然沒有對我這麽信任的話,也不會這麽輕易的就被葉子語帶走了,小嫣然那麽聰明,對陌生人還那麽有戒備心。”

提到小嫣然葉多多麵上也劃過一抹擔憂,別扭的偏過小小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