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親身投入工作,開始研究小嫣然身體內的毒藥。

眾多科學家也紛紛開始和葉曉恩一起研究藥物,每個人的分工都明確不已。

認真起來的葉曉恩十分帥氣,具有十足的女人味道。

尉遲浩就站在一邊,麵露癡迷的緊緊的盯著葉曉恩的身影而來回轉動目光。

斯馬爾將克萊爾等人安頓好,便匆匆趕了過來,想要看看這邊有沒有什麽需要他幫忙的事情。

可是剛來到這邊就看到尉遲浩目光癡迷的看著葉曉恩的身影,心裏輕笑。

葉曉恩穿著一身工作服,一頭短發幹淨利落,目光專注的盯著手中的儀器,認真的工作。

那副認真的姿態倒是為葉曉恩添加了不少的魅力,不得不說,認真工作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

“這麽有魅力?竟然也能將尉遲大總裁迷成這個樣子?”斯馬爾緩緩湊到尉遲浩的身側,帶有一絲調侃的開口說道。

尉遲浩被人打斷,有些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眸光帶有一絲凜冽的看向斯馬爾。

斯馬爾不懷好意的輕輕吹了一聲口哨,麵上滿是調侃的意味。

尉遲浩沒有去理會斯馬爾的奚落,將目光仍舊看向認真工作的葉曉恩,心裏溢滿了幸福。

“我說大總裁,你什麽時候也變成這麽一個狗血的癡心漢了?”斯馬爾實在不想將尉遲浩一身西裝革履的模樣和癡心漢放在一起聯想。

口中嘖嘖有聲,雙手環胸,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著尉遲浩。

尉遲浩眉宇微皺,目光陰冷的緊緊的盯著斯馬爾,“你是不是閑的沒有事情做?”

斯馬爾麵上的笑意更甚了,還一臉欠揍的點點頭,“是啊!”

尉遲浩麵上更加嚴肅了,也知道想要繼續看葉曉恩工作是顯然不可能的事情了。

目光有些哀怨的掃了一眼沒有眼力見的斯馬爾,輕歎一聲,冷聲詢問,“小嫣然怎麽處理了?”

斯馬爾收起一臉的調侃,正了正麵上的顏色,“小嫣然送去戴偉倫的醫院裏,戴偉倫為小嫣然做了全套的檢查,在醫院裏觀察呢!”

尉遲浩微微點點頭,“嗯。”

“你就不關心你家的那個天才寶貝?”斯馬爾見尉遲浩麵上沒有任何的波動,眸光閃爍了一抹淺淡的笑意,輕聲問道。

“嗯?”尉遲浩被斯馬爾的話問的一怔,隨即反應過來,“多多不是和你家克萊爾在一起嗎?”

斯馬爾麵上的笑意就好似一隻偷了腥的貓,笑的極為猥瑣,“你是一點也不關心你家的天才寶貝啊!”

尉遲浩眉心微蹙,實在是想象不到葉多多還能有什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