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衝著冷水澡,一邊想著葉曉恩曼妙的身姿,蘇醒的某個部位一直搖旗呐喊,耀武揚威的不行,更加迫切的想要和葉曉恩做點運動。

尉遲浩心裏更加的煩躁,再怎麽衝著冷水澡也衝不掉滿身的*,反而倒是有了愈演愈烈的架勢。

眸光閃爍了下,大手將花灑關了,明明自己有個美豔的老婆,為什麽自己卻還要隱忍自己的欲望。

跑到這個冰冷的浴室裏麵衝著隻有單身狗才會幹的冷水澡?

心裏越想越發的覺得不是滋味,隨手抽了條毛巾,將自己身上的水珠擦幹,也不穿衣服,大刺刺的走向柔軟的大床。

此時的葉曉恩安靜的躺在**,麵容恬靜,唇角隱約還掛著一彎淺淺的笑意,好似沒有任何的憂愁一般。

可就是這麽一抹淺淺的笑意,恰好激怒了尉遲浩心中的獸性。

自己被逼無奈去衝熱水澡,而時間始作俑者卻躺在這裏睡的極為香甜,這讓尉遲浩的萌動的心怎麽能平複的下來。

大手緩緩掀開被子,葉曉恩玲瓏的身段映入眼簾,胸前的宏偉因為呼吸而來回急促的起伏。

睡裙下的那抹幽穀若隱若現,尉遲浩看的口幹舌燥,喉結上下滑動了下,吞咽口水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裏顯得格外的清晰。

他實在是許久都沒有碰到肉了,激動的連一雙深邃的眼眸都隱約冒著幽綠幽綠的光芒。

高大的身子緊緊的貼在葉曉恩緊緊隻穿了睡裙的身子,大手劃過阻礙,徑直來到了目的的終點。

手指有節奏的上下滑動,時而揉捏,時而摩擦,帶有一絲涼意的唇瓣,徑直來到了雄偉的高點。

心裏還在不斷的安慰自己,自己和自己的老婆做活塞運動,沒有什麽不可以的。

正在睡夢中的葉曉恩,感到胸前一涼,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

尉遲浩感受到葉曉恩的不一樣,還以為葉曉恩有了反應,更加賣力的埋頭苦幹。

葉曉恩終是忍受不了這徹骨的寒冷,緩緩的睜開了眼眸,瞬間心頭就冒氣了無名的火氣。

“你究竟在做什麽?”葉曉恩狠狠的推了推尉遲浩高大的身子,聲音無比的憤怒。

柳眉緊蹙,眸光中滿是不悅的看著覆在自己身上的尉遲浩,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在做什麽?

“我想要你。”尉遲浩輕輕嘶吼了一聲,渾身熱的都快要沸騰了,他想念葉曉恩的滋味都要想的發瘋了。

葉曉恩眸光中滿是不悅,尉遲浩的動作太強硬了,“尉遲浩,我已經很累了,我現在不想和你做這種事情。”

尉遲浩也不去理會葉曉恩的拒絕,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怎麽把葉曉恩拆吃入腹,哪種姿勢更讓他感到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