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在公司又住了一段時間,每天吃著同樣的外賣,即便口感再好仍是抵不過葉曉恩做的家常便飯。

葉曉恩卻從來都不曾和他用聯絡器和他聊過天,心裏更是想念葉曉恩,想念的右手都酸了。

這天尉遲釧剛好忙於和各個演藝公司老總應酬時,尉遲浩忍耐不住心中的想念,準備偷偷的回家見葉曉恩。

經過在公司住的這些時日,他才終於明白了什麽叫做思念如潮水。

躺在**時,閉上眼睛時,腦海裏浮現的一幕一幕都是笑靨如花的葉曉恩,想念就好似春天的一顆種子。

在心裏生根,發芽,蠢蠢欲動。

一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葉曉恩,尉遲浩麵上滿是暖暖的笑意,就連回家的步伐都輕快了許多。

潛伏在葉曉恩家附近的葉子語看到尉遲浩的身影,以及麵上那想要掩飾也掩飾不住的喜悅。

不由得攥緊了雙拳,眼眸裏留下的是滿滿的恨意,清秀的麵容都有些隱隱的猙獰。

拿出口袋中的電話,撥出電話,輕笑一聲,聲音喑啞,“尉遲浩已經回家了。”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麽,葉子語麵上的笑意更甚了,“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尉遲浩和葉曉恩可是經曆過生死的,怎麽可能會因為這點小事而鬧的滿城風雨呢!”

“曉恩。”尉遲浩悄無聲息的進門,見葉曉恩在廚房裏做飯,張開大手將葉曉恩攬在懷中。

眼眸微閉,有些疲憊的將頭顱枕在葉曉恩的肩頸處,聲音裏是滿滿的委屈。

葉曉恩被尉遲浩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聽到尉遲浩的聲音,僵硬的身子也漸漸的恢複了正常。

聽到了尉遲浩滿滿是委屈的聲音,心裏一軟,小手輕輕的覆在尉遲浩的大手上。

“你怎麽突然跑回來了?”葉曉恩偏過頭去,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柔聲問道。

這個時間尉遲浩不是應該還在公司裏麵的嗎?怎麽突然跑回家裏來了。

尉遲浩雙眸緊緊的盯著葉曉恩那張嬌豔欲滴的紅唇,喉結上下滑動了下,眸光更加的幽深了。

頭顱低下,將那令自己魂牽夢縈的紅唇納入唇中,靈活的舌頭在葉曉恩的口腔中來回掃**。

留下隻屬於自己的氣息,霸道的宣誓自己的主導權。

葉曉恩麵色有些微紅的推開尉遲浩的懷抱,帶有一絲嗔怒的喝斥,“一天這麽沒有正形。”

尉遲浩已經偷到香,麵上的笑意的更甚了,無辜的一攤手臂,一臉委屈的說著,“老婆,我好想你。”

葉曉恩心裏溢滿了感動,她也很想念尉遲浩,想念尉遲浩寬厚健碩的懷抱,可是沒有辦法。

為了能夠將尉遲君早點救出苦海,他們隻能在此時隱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