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君被錢曉晨照顧的很好,身上沒有半點的傷痕,精神狀態也很好,一點都不像是被綁架了的樣子。

相反,麵色紅潤,倒是像極了來錢曉晨家裏度假的。

葉曉恩見到尉遲君安然無恙的時候,眼淚一瞬間就滑落了下來,一根緊繃的弦終於可以鬆懈下來了。

“爸,幸好你什麽事都沒有。”葉曉恩緊緊的握住尉遲君的手,滿臉的淚痕,聲音哽咽,幾欲泣不成聲。

尉遲君見葉曉恩哭的這副樣子,心裏也很是不舒服,眼圈也紅了大半,緊緊的回握住葉曉恩的手,“爸沒事,爸沒事。”

葉曉恩哽咽的說不出話來,隻能狠狠的點點頭。

尉遲浩站在一旁,看到這副父女情深的樣子,心裏也是無比的欣慰,他的家庭終於和諧了不少。

斯馬爾伸手輕輕的推了推尉遲浩的手臂,壓低了聲音滿是促狹的說著,“采訪一下你,被你爹地拋棄的感覺如何啊?”

尉遲浩無奈的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幼稚。”

尉遲浩心裏確實無比的高興,尉遲君能夠和葉曉恩相處的這麽融洽,他比任何人都要高興。

許久之後,尉遲君和葉曉恩的情緒都平複了不少,尉遲君掃了一眼錢曉晨,滿意的點點頭。

“我很欣賞這個小夥子,他不僅心地善良,而且人品很好。”尉遲君雖然和錢曉晨相處的時日不多,但是對錢曉晨的評價卻是出奇的高。

斯馬爾輕哼了一聲,小聲的說著,“能不欣賞嗎,你才被綁架了幾天啊,生生的胖了好幾圈,這分明不是什麽綁架,就是來享受生活來的。”

尉遲浩眸光滿是警告的掃了一眼斯馬爾,滿臉的寒光,很是不悅斯馬爾的話。

斯馬爾又豈是會怕尉遲浩的眼神的人,傲嬌的撇了過頭顱,“事實就是如此,還不讓我說嘛!”

尉遲君目光看向一旁的葉子語和尉遲釧,眸光閃爍了下,輕歎一聲,“我已經老了,做的決策很有都是錯誤的,這次所有的決定權都交到你手裏,浩兒。”

葉曉恩微微一怔,沒有預料到,尉遲君竟然會將尉遲釧的生死交到了尉遲浩的手裏。

尉遲浩麵上沒有一絲的表情,但是身子卻是下意識的一僵,雖然隻是一瞬間,但是葉曉恩還是清楚的看到了。

尉遲浩心裏也是很震驚尉遲君的決定的,不論怎麽說尉遲釧都是尉遲君的親生兒子,但是尉遲君會這麽做還是讓眾人跌破了眼鏡。

也許是這次尉遲釧做的事情真的讓尉遲君寒了心吧,做兒子的竟然會綁架了自己的老子,真是罪無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