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偉倫聽到斯馬爾的話,心裏微微有些觸動,麵上的笑意也增添了不少,滿臉得意的說道,“其實,我們已經定終身了。”

斯馬爾麵上滿是促狹的笑意,大手拍了拍戴偉倫的肩膀,“不錯啊!”

兩人親昵的攬著肩膀走了回來,戴偉倫不動聲色的拉緊了小雅的手,麵上還是淡定自若的笑意。

“多多,我會想你的。”克萊爾將葉多多緊緊的抱在懷中,滿臉的舍不得。

葉多多精致的麵容上也掛滿了不舍,小小的手臂緊緊的環住克萊爾脖頸,輕輕吸了吸鼻子,聲音軟軟糯糯的。

“克萊爾姐姐,我也會想你的。”

克萊爾被這一聲軟軟糯糯的聲音瞬間擊中了心中某處最柔軟的地方,整顆心都被葉多多這一聲略帶傷感的話弄的融化了。

抱著葉多多的手臂又緊了緊,絲毫不舍得鬆開手,“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和你們任何一個人分開,大家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帶給了我太多的歡樂。”

克萊爾皎潔的小臉深深的埋在葉多多的肩窩處,聲音中滿滿的傷感,帶著濃濃的不舍。

葉多多精致的麵上掛著一絲和煦的笑意,伸出小手輕輕的拍了拍克萊爾的頭顱,以一副過來人的姿態勸說著。

“克萊爾姐姐,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克萊爾輕輕的應了一聲,頭顱仍是任性的埋在葉多多的肩窩處。

葉多多輕歎一聲,柔聲的勸說著,“每一個都有自己選擇生活的權利,我們不能因為舍不得而去要求你們一直陪伴在我們的身邊,這樣對你們是不公平的。”

克萊爾的聲音有些哽咽,“我都知道,也清楚這些道理,可是心裏還是忍不住的難過。”

“難過隻是一時的,隻要過了這一個階段就什麽都會過去的。現在你和斯馬爾叔叔選擇自由的翱翔,在日後想起曾經的決定也不會有半絲的後悔,因為你們曾經因為生活而努力過。”|

葉多多的聲音雖然滿是稚嫩的聲音,但是柔柔的嗓音滿是不容置疑的堅定,聲音中帶著一絲蠱惑,像極了尉遲浩。

克萊爾沒有說話,輕輕吸了吸鼻子,葉多多敏感的感受到肩窩處有被淚水濡濕的觸感。

幼小的心靈劃過傷感,但麵上卻是一臉的不屑,輕歎一聲,“女人真的是一個麻煩的生物。”

克萊爾破涕而笑,抬起一張滿是淚痕的小臉,有些自責的說道,“我真的是很沒有用,竟然還要你一個小孩子來安慰我。”

葉多多輕哼一聲,滿臉的傲嬌,“放心吧,克萊爾姐姐,我是不會嘲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