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上門來的尉遲浩自然不會拒絕,化被動為主動,更加熱情的親吻葉曉恩。

換氣的時間,一雙深邃的眼眸滿是迷離的光芒,隱隱還散發著幽深的光亮,聲音無比的喑啞,“曉恩,你這是做好了準備,要開始補償我了嗎?”

葉曉恩麵色微紅,她一向抵擋不住尉遲浩的挑逗。

尉遲浩見葉曉恩這副嬌羞的模樣,麵上的笑意更甚了,“曉恩,我想你想的右手都要酸死了。”

尉遲浩雙手緊緊的環著葉曉恩的纖細的腰肢,輕輕咬了下唇瓣,帶有一絲委屈的撒嬌,還不忘耀武揚威的挺了挺下身。

距離這麽近,葉曉恩自然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尉遲浩身體的變化,麵上頓時像煮熟了的大蝦。

“你的身體怎麽變得這麽不好了,右手總是酸的話要不要去醫院看一看?”葉曉恩將頭顱深深的埋在尉遲浩的胸膛。

尉遲浩輕笑,引得胸膛都震動了起來,“手酸的話,隻有你才能幫忙啊,就算醫生的話也是治不了的。”

尉遲浩見葉曉恩沒有什麽反應,垂下頭顱,在葉曉恩耳邊耳語了一句。

葉曉恩頓時連耳根都紅透了,輕輕的咬住了唇瓣,“尉遲浩,你現在是越來越無恥了,你自己怎麽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葉曉恩十分不理解尉遲浩的行為,小手緊緊的握著,無聲的控訴著自己對尉遲浩的不滿。

尉遲浩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雖然我有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但是我老婆卻讓我過著如同和尚一般生活,平時連肉都不讓碰,在這樣下去我會被憋壞的,你又不幫忙我隻能自己來了。”

葉曉恩麵上紅的幾乎能滴出血來了,心裏不禁暗罵尉遲浩真的是越來越厚顏無恥了。

尉遲浩唇角勾勒起一抹得逞的弧度,在海景房留給了葉曉恩一次無比溫柔的回憶。

葉多多的生日派對過後,尉遲浩卻依舊高興不起來,釧浩公司未來的前景的確不錯,尉遲浩決定要將公司發展起來。

但是尉遲釧留下來的這個爛攤子真的不好解決,沈帆的事故對公司造成的影響不是隨意請兩個水軍就能解決的事情。

沈帆的粉絲實在是太多了,就算找來水軍掩蓋報紙上的事情也是行不通的辦法。

“浩,還沒有想到怎麽解決公司的事情嗎?”葉曉恩見尉遲浩眉宇不展,心裏忍不住的擔憂。

尉遲浩點點頭,聲音有些沉悶,“這次的事情不好解決,沈帆的明星效應太嚴重,粉絲一直也吵著要一個說法。”

就在尉遲浩愁眉不展的時候,好在千菲出麵說了很多有利於釧浩公司的話。

粉絲也扒出了千菲和尉遲浩之間的桃色新聞事故,對於千菲的出麵,粉絲並不領情,反而是一麵倒的將千菲置於了風口浪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