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得知夜煞的人將尉遲釧帶回了公司的事情,急匆匆的趕回尉遲浩的辦公室。

隻是沒有的是,她剛剛走到辦公室,就聽到尉遲釧得寸進尺的條件,心中滿是憤怒。

顧不得等聽到尉遲浩的回答,便狠狠的將辦公室的門推開,冷聲的拒絕尉遲釧的條件。

“你做夢,這個條件我是不會同意的。”

聽到葉曉恩的回答,尉遲釧和尉遲浩都將目光看了過來,尉遲浩深邃的眼眸裏沒有半點的情緒。

而尉遲釧則是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裝模作樣的起身,拍了拍身上本就不存在的灰塵,“沒有辦法了,既然葉曉恩不答應我的條件,那就隻能離開了。”

尉遲浩眉宇緊蹙,唇瓣更是抿的緊緊的,目光滿是陰霾的看著尉遲釧。

葉曉恩眉宇緊蹙,冷哼一聲,“是誰允許你可以離開的?”

尉遲釧心中一驚,似乎是沒有料到葉曉恩會突然這麽說,“是尉遲浩之前說過要放我離開的,之前的恩怨都一筆勾銷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們不可以做出出爾反爾的事情來。”

葉曉恩冷笑,如果尉遲釧沒有提這個醒的話,她都要忘記了之前的事情了。

既然尉遲釧都已經友情提示她了,她要是不這麽做的話,那就有些不識抬舉了不是。

“我答應你的條件。”尉遲浩掃了一眼葉曉恩,冷聲說道。

尉遲釧愣在了原地,他倒是沒有想到尉遲浩會答應這麽痛快。

葉曉恩更是一驚,“浩,尉遲釧他就是為了要故意為難你,你何必要答應他得寸進尺的要求!”

尉遲浩麵上一片鎮定,答應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尉遲釧,你不要太過分了,你利用公司做了多少錯事你自己難道不清楚嗎?現在公司出了事情是你理所當然的承擔的責任,你怎麽可以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

葉曉恩見尉遲浩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心中就更是對尉遲釧充滿了憤恨。

早知道尉遲釧會留下這麽一手,當初說什麽也不可能會那麽輕易的放尉遲釧離開了。

至少也要尉遲釧嚐點苦頭之後在讓他離開,也不會出現今天他這麽耀武揚威的事情了。

尉遲釧厚顏無恥的一笑,絲毫沒有半點愧疚之心,“這一切都是我應得的,就連公司總裁的位置也是我應得的,尉遲浩他也隻適合做我一輩子的跟班,他哪裏有什麽領導能力啊?公司裏沒有我,寸步難行。”

尉遲釧有些得意忘形,麵上的笑意更甚了。

尉遲浩仿若沒有聽到一樣,淡淡的看著猶如看戲一般。

葉曉恩氣的渾身發抖,世界上怎麽會有這麽無恥的男人,將別人對他的善意卻當作是理所應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