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馬爾話剛一說完,葉曉恩想都沒有想就否認了:“子語不可能會這麽做!”

葉多多知道,沒有證據自己的媽咪肯定是不會相信是自己小姨做的,黑珍珠般的墨瞳一轉溜,就有了主意。“是不是小姨做的,看看就知道了!”

隻見葉多多搗鼓了半天,拿出一枚信號接收器。葉曉恩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多多當年參加信息創新大賽,自己開發出來的東西,而且得的還是金獎。

葉多多伸出軟綿綿的小白手,十分熟練的打開屏幕,啟動係統後,在地圖上找到筆記本的信標。

葉曉恩看到,紅色的信標光點一直不停的移動,移動的方向正是自己親妹妹家的方向。可是葉曉恩還是不肯相信,也許隻是巧合呢?葉曉恩想。可是上天給她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信標光點最後停在了葉子語家的位置。

如果你嚐試過在冰窖裏待上一兩個小時,那麽就能知道葉曉恩的心現在有多涼。

可是葉曉恩怎麽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相依為命的親妹妹會這麽做。葉曉恩眼神有些閃躲的對著眾人說道:“那個,這裏麵肯定有什麽誤會。對!一定是有誤會!”仿佛像是在確定什麽一般,葉曉恩努力的說服在場的人信任她。

斯馬爾太了解葉曉恩了,隻能無奈的搖搖頭道:“曉恩,這就是事實,你又何必要自欺欺人呢?”

“我沒有自欺欺人!”葉曉恩突然加重的語氣,讓斯馬爾和葉多多一時間都有些嚇到了。

有些慌亂的,葉曉恩拽住斯馬爾的胳膊,急切解釋道:“子語一定是看我和尉遲浩走得太近,所以擔心我們之間有什麽關係。”葉曉恩自顧自的點了點頭,像是說服斯馬爾,卻更像是在說服自己。“所以她拿走筆記本,肯定隻是想看看我和尉遲浩之間有沒有什麽,不是為了研究數據。一定是這樣的對不對,斯馬爾?”

葉曉恩就這麽仰著頭,滿眼期待的看著斯馬爾。斯馬爾覺得,自己的決定似乎就決定了她的生死。

她就這樣拽著斯馬爾的胳膊,是那麽的渴望從那雙深邃得藍瞳裏得到肯定。像是拽著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不肯放手。

終究,斯馬爾還是不忍心看著這個善良的女人崩潰,對葉多多使了個眼神告訴他不要逼葉曉恩,然後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斯馬爾看到,在他點頭的瞬間,葉曉恩的眼睛就亮了。他真的有些後怕,如果自己沒有點頭呢?可是總有一天,曉恩是會知道事情的真相的,那時候的她,又該怎麽辦呢?

尉遲浩啊,斯馬爾想,你一定要好好待曉恩。她就像落入凡間的天使,出塵似仙,不該經受絲毫的人間險惡。或許隻有你,才能為曉恩築一道堅固的防護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