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聽見門響,俊美的麵容滿是陰沉,眉宇緊蹙,帶著濃濃的不悅,冷聲喝斥道,“進門之前不知道要敲門嗎?”

尉遲浩的聲音滿是冷意,透著說不清的寒意,那抹寒意幾乎要將你的身體都穿透一般的寒意。

葉多多是誰,葉多多才不是害怕尉遲浩滿身的怒意,相反麵上還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

淡定自若的牽著小嫣然的小手,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尉遲浩的辦公室,麵上沒有絲毫的畏懼。

“爹地,我一向都是沒有敲門的這個習慣的。”葉多多嬉皮笑臉的說著。

小嫣然緊緊抿著唇瓣,她看著尉遲浩滿臉的寒光,就忍不住的害怕,雖然知道尉遲浩叔叔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麽事情來的。

但是,小嫣然的心裏還是不由自主的升騰起一抹恐懼。

這時,也早就將出門前葉多多說的,便裝遊戲拋擲在了腦後,滿門心思都是尉遲浩那一張滿是冷意的俊臉。

“你怎麽帶著小嫣然過來了?”尉遲浩抬頭見是葉多多和小嫣然,俊臉上徹骨的冷意似乎柔和了不少。

但是語氣還是帶著一絲一絲的冷意,滿是不悅的詢問。

葉多多滿臉無辜的聳了聳肩,精致的小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爹地,我想你了。”

尉遲浩眉宇緊蹙,俊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輕哼一聲,帶著無盡的嘲諷說道,“多多,有什麽事情要你爹地幫忙,不要裝出這麽一副虛假的模樣。”

葉多多的謊言被尉遲浩毫不留情麵的拆穿,尉遲浩心中自然知道葉多多是一個什麽樣性格的孩子。

葉多多不是一個很會在大人麵前討喜的孩子,尤其是在他的麵前,葉多多的這個謊話說的太假了。

可是即便知道葉多多的話裏,虛假的成分占據了大半,但是尉遲浩心中還是忍不住的劃過一抹暖流。

葉多多被尉遲浩拆穿了自己的謊言,麵上也沒見有多麽的尷尬,相反麵上還掛著滿滿的笑意,“爹地,被你拆穿了呢!”

尉遲浩輕哼一聲,滿臉傲然的模樣,“說吧,你今天來究竟是想要做什麽?”

葉多多眸光閃爍了下,大大的眼睛閃爍了著滿是童真的色彩,“爹地,我認為身為一個男人就已經肩負起身為一個男人所應該承擔的責任,你認為呢?”

尉遲浩眸光閃爍了下,自然知道葉多多和他說這些話的意思是什麽,但是此刻的尉遲浩顯然沒有多麽好的耐心。

“如果你隻是想要說著這寫沒有意義的話,那麽你還是離開吧!”尉遲浩麵上瞬間被冷意所覆蓋,淡漠的掃了一眼葉多多,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