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緩緩的鬆開攬著葉曉恩的手臂,輕輕的舔舐了唇瓣,滿是回味的滿足,深邃的眼眸眨了眨,滿是**的樣子。

葉曉恩麵上更是紅的厲害了,因為尉遲浩突然之間的動作,滿是嬌羞不已,微微低垂下頭顱,就連耳根都隱隱帶著一絲紅暈、

尉遲浩輕笑,話語間滿是狂妄,“有什麽好害羞的,你是我老婆,我和你親昵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誰能管到我和我老婆親近?”

尉遲浩尾音上調,滿是沙啞的聲音令葉曉恩心中一跳,麵上的紅暈更加的嚴重了。

魏倩倩緊緊的抿著唇瓣,一張美豔的劃過一抹受傷,明媚的眼眸緊緊的盯著尉遲浩和葉曉恩緊緊相扣著的手臂,滿是痛苦的閉上了眼眸。

“這是公共場所,你多少也要收斂點把!”葉曉恩強扯出一抹幹巴巴的笑意,輕輕的推搡了尉遲浩幾下。

尉遲浩麵上的笑意更甚了,唇邊輕輕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老婆,你是不是害羞了?”

尉遲浩的聲音中掩飾不住的笑意,一張俊美的麵容上滿是喜意,就連那一雙深邃的眼眸裏也隻能裝得下葉曉恩一個人的身影。

魏倩倩緊緊的抿著唇瓣,葉曉恩輕輕的推搡著尉遲浩的動作看在她的眼裏,不過就是夫妻之間的小打小鬧的情趣罷了。

最讓她心中感到受傷的卻是,尉遲浩對葉曉恩的態度,一顆心中隻有葉曉恩一個人的存在。

好似除了葉曉恩以外,任何人都不能走入他的心中了,即便她就坐在尉遲浩和葉曉恩的對麵。

而尉遲浩的眼中卻隻有葉曉恩一個人的身影,好似沒有她這個人的存在一樣,她就好像是一個透明的人,是一個多餘的人。

“浩哥,我還有事,我先走了。”魏倩倩麵上滿是蒼白,低聲說了一句,也不理會尉遲浩的回答,轉身就離開了。

心間卻滿是苦澀,既然你的眼中並沒有我的存在,我何必還在這裏自取其辱呢!

魏倩倩走了之後,葉曉恩麵上柔和的笑意頓時就冷了下來,冷聲的質問著尉遲浩,“你為什麽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樣的事情?”

尉遲浩淡淡的掃了一眼麵上明顯寫著不悅的葉曉恩,滿是無辜的聳了聳肩,淡定自若的說道,“你是我的老婆,我和你親近一下又怎麽了?”

葉曉恩一口氣哽咽在了胸口,險些沒有喘過氣來,尉遲浩說的話好似並沒有什麽任何的錯誤。

但是尉遲浩在公共場合就這樣肆無忌憚的親吻著她,還是讓她的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但是,尉遲浩的厚顏無恥的功夫已經練就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根本不將葉曉恩的這點不悅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