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管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這是我們男人之間自己能夠解決的事情。”尉遲浩眉宇緊蹙,他不願意讓葉曉恩接觸到他和尉遲君的爭吵之中。

葉曉恩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一看到尉遲君生氣的樣子,心軟就會答應了尉遲君的要求。

但是他不想讓葉曉恩僅僅隻是因為尉遲君的怒意就此而妥協,葉曉恩選擇和他在一起不是為了要妥協的。

葉曉恩緊緊抿著唇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繼續去勸架,而尉遲君在這個時候突然說話了。

“曉恩,這是我和尉遲浩之間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尉遲君的聲音滿是低沉,麵上滿是冷意,沒有半點的情緒,就連目光都沒有看向葉曉恩。

葉曉恩緊緊抿著唇瓣,聽到尉遲浩和尉遲君的話,她也就打消了心中要去勸架的心思,索性就乖乖的站到了一邊,靜靜的看著尉遲浩和尉遲君兩個人在爭吵不休。

尉遲浩和尉遲君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就連樓下的傭人都能聽到兩人的爭吵的聲音,此刻整個偌大的別墅裏,隻有尉遲浩和尉遲君爭吵的聲音,任何人都不敢發出半點的聲響來,生怕惹怒了兩個小祖宗。

別墅裏突然在這個時候迎來了一位客人,就好像是故意擦點過來的一樣,魏倩倩竟然在這個時間過來了。

尉遲浩和尉遲君聽到了有人過來的聲音,眉宇緊蹙,都收了聲,淡漠的下去看是誰會在這個時間段過來。

“叔叔,您這是怎麽了,麵色這麽的難堪?”魏倩倩看到尉遲君下來,一張美豔的臉上滿是擔憂的詢問道。

尉遲君麵上一僵,佯裝一副淡定的說道,“沒什麽,倩倩,你怎麽會在這個時間過來?”

魏倩倩淺笑,揚了揚自己手中的禮物袋子,“叔叔,我特意給你送禮物過來的”

魏倩倩明媚的眼眸裏一閃即逝的精光,她當然知道尉遲浩和尉遲君在吵架了,在門口就已經聽到了兩人的爭吵的聲音。

尉遲君麵上漾起了笑意,意有所指的說道,“倩倩你真是有心了,要是能有這樣孝順的孩子,我也就省心了不少。”

尉遲浩聽到尉遲君這一語雙關的話,心中頓時就升起了無名之火,俊美的麵上滿是冷峻。

“倩倩,這麽晚了,你還是早點回家休息吧。”尉遲浩的話雖然說的態度很好,但是語氣很是不善。

一張俊臉上更是寫滿了不耐煩,幾乎就連看著魏倩倩那張美豔的臉龐都認為極為的難以忍受。

魏倩倩麵上一僵,將手中禮物袋子遞給了尉遲君,柔聲說道,“抱歉叔叔,我沒有想到會打擾你們的休息,我現在回去了,你們早點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