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帆聽到了葉曉恩的解釋,也沒有說什麽話,唇角扯動了下就沒有了動作,和葉曉恩打了招呼就轉身去忙工作去了。

葉曉恩望著沈帆的背影,心中更是委屈不已,猶豫了下,轉身就走去了尉遲浩的辦公室。

尉遲浩見葉曉恩竟然會在工作時間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心中很是震驚,一張俊臉上根本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喜悅。

“曉恩,多多和小嫣然今天沒有工作了?”尉遲浩滿臉的震驚,即便是震驚,隨即便恢複了常態,柔聲的詢問著。

葉曉恩輕輕咬著唇瓣,一雙清澈大眼眸滿是無辜的緊緊的盯著尉遲浩,聲音中夾雜著太多的委屈。

“浩,我真的很像是一個女強人的形象嗎?”說完,便是滿臉期盼的望著尉遲浩的那張俊臉。

尉遲浩被葉曉恩突然的問題問的微微一怔,眉宇微蹙,知道葉曉恩為什會在突然之間想起要問他這個問題。

大腦飛速的運轉著,眸光閃爍了一下,柔聲詢問道,“為什麽會突然之間這麽問?”

葉曉恩滿是無辜的撇了撇嘴,又湊近尉遲浩一些,“剛剛遇到沈帆了,沈帆還在調侃我是一個女強人,我真的那麽像一個女強人嗎?”

尉遲浩但笑不語。大手一伸,將葉曉恩柔軟的身子拉在自己腿上,大手緊緊的箍在了葉曉恩纖細的腰肢上。

心中暗暗的為沈帆的行為點了一個讚,兄弟,這才是好兄弟!葉曉恩要是在這樣繼續像一個拚命三郎一樣工作,和女強人也沒有什麽區別了。

更重要的卻是,葉曉恩越是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工作上,他和葉曉恩能夠相處的日子就是越來越少了。

葉曉恩等了半天都沒有等來尉遲浩的回答,眉宇微蹙,麵上略帶著一絲不悅的反問,“你也是這麽想的嗎?”

尉遲浩緊緊的攬著葉曉恩,深邃的眼眸中一閃即逝的精光,急忙將自己從這複雜的關係中撇清出去。

“曉恩,這話可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啊!”尉遲浩唇角都含著笑意,聲音更是低沉,滿是調侃的意味。

葉曉恩聽到尉遲浩滿是調笑的話,心中更是被又羞憤又氣憤,含羞帶怯的捶打了一下尉遲浩,“原來在你心中,我也是這麽一個形象啊!”

眉宇微蹙,顯然是極為不滿意尉遲浩的回答,尉遲浩麵上的笑意更甚了,剛想要開口為自己解釋一番。

辦公室的門在沒有被敲響的前提之下,無聲的被外力給推開來了,葉曉恩和尉遲浩都是微微一怔。

葉曉恩麵上一紅,急忙從尉遲浩的腿上滑下來,佯裝一副淡定自若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