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心中還是掩飾不住的緊張,這種緊張是無法形容的緊張,這種緊張好像是來自內心的緊張,無法言喻。

尉遲浩見葉曉恩還是掩飾不住的緊張,大手輕輕的拉住葉曉恩的小手,低聲輕柔的安撫著,“曉恩,不要緊張,不過就是去參加倩倩媽媽的生日宴會而已。”

葉曉恩回頭看了一眼尉遲浩,清澈的眼眸中滿是懷疑的顏色,聲音更是帶著一絲不可置信,“嗯。”

在尉遲浩眼中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生日宴會罷了,可是在她的心中,一想到要參加魏倩倩媽媽的生日宴會,心中更是緊張不已。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行裝,眉宇微蹙,一臉的猶豫不決,“浩,我穿這件禮服是不是沒有那件黑色的好看?”

尉遲浩麵上滿是無奈的笑意,什麽時候葉曉恩也變得這麽的膽顫心驚了,不過是一場宴會罷了。

“你穿什麽都好看。”尉遲浩將葉曉恩直接環在自己寬厚的胸膛中,頭顱貼近葉曉恩的耳畔,壓低了聲音柔聲說道,“不過還是不穿的時候最好看。”

葉曉恩麵上一紅,抬眸看了一眼還在繼續開車好像是沒有聽到尉遲浩這滿是調侃意味的話一樣。

輕輕的推了一下尉遲浩的胳膊,麵上滿是掩飾不住的羞澀,頓時也忘記了剛剛的緊張了,“正經一點,不要總是隨時隨地都想起那碼子事情。”

尉遲浩聽到葉曉恩的話,麵上的笑意更甚了,深邃的眼眸中閃爍著一抹玩味的光芒,“什麽是那碼子事情?嗯?”

尉遲浩壓低了嗓音,低沉的嗓音在葉曉恩的耳畔輕輕的想起,葉曉恩有些忍不住的遐想某些個夜晚,尉遲浩也是用這樣低沉的嗓音輕聲的呼喊著她的名字。

尾音上調,帶著無盡的纏綿與悱惻,聽在耳中說不出的心中暢快,輕輕的咬住下唇,含羞帶怯的掃了一眼尉遲浩。

“正經一點。”輕咳一聲,佯裝無比鎮定的輕聲喝斥著尉遲浩,不過尉遲浩倒是沒有將葉曉恩著滿是嬌嗔的聲音被嚇住。

火熱的唇瓣湊近葉曉恩的耳畔,留下一片水跡,喉結上下滑動,低沉的嗓音滿是**的味道,“我就是喜歡你這樣,明明喜歡還是要裝作一副不理會的模樣。”

葉曉恩聽到尉遲浩的話,麵色瞬間爆紅,頓時就瞪大了眼眸滿是不悅的狠狠的剜了一眼尉遲浩,什麽也沒有說。

尉遲浩見葉曉恩這副嬌羞的模樣,很不友好的輕笑出聲,寬厚的胸膛都因極力隱忍的笑聲而引起了劇烈的起伏。

葉曉恩輕輕歎息了一聲,當下也沒有了心情去管理什麽緊張的事情,一顆心都被尉遲浩的耍寶給攪亂了。

車子穩健的行駛著,終於到了魏家之後,葉曉恩麵上也掩飾不住的震驚。魏家果然是大家大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