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度過了平靜的幾天之後,整個人的心思也不由的放在了魏倩倩那裏,畢竟魏倩倩這麽長時間都沒有一點的動靜,確實是有些可疑。

閑暇間,尉遲浩在一次的找到了夜煞,對於這幾天跟蹤魏爸爸有著什麽的結果,尉遲浩還是比較好奇的。

寂靜的場合下,兩個人靜靜的坐在了一起。

咖啡廳內的生意並不是特別的火爆,來往的人在穿著上就能夠很清楚的看出來,都不是一般的人,也正是因為這樣,浩然在其中更加的不顯眼了。

一個男人,身材略微肥胖,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一個啤酒肚直接挺挺的,在他的手中拎著一個黑色的文件夾。

“總裁。”

男人輕聲的稱呼了一聲浩然,轉身坐在了尉遲浩對麵的座位上,臉上慢慢都是笑容,而對於眼前這一個肥胖的漢子,也正是那天遇到的壯漢,隻是沒有想到,他打扮起來也有著一種爆發戶的樣子。

果真是佛靠金裝人靠衣裝啊。

尉遲浩並沒有客套著什麽的話語,反而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最讓尉遲浩擔心和急切想要知道的隻是魏爸爸哪裏的情況。

“怎麽樣了,有沒有給我帶來什麽的好消息啊。”尉遲浩調侃的說著,兩個人坐在一起,顯得有些的不合適,然而卻在話語和臉上的表情感覺到並不是一般的關係,也沒有一點像是合作商之間的商談一樣。

“確實有。”漢子輕聲的說著,手中的文件夾放在了桌麵山,他並沒有直接開口說出來,反而是手指輕輕的敲動了一下文件夾。

伴隨著撒利的動作,文件夾內一張張白紙都呈現了出來,而在上麵也無非隻是說明了魏爸爸走私黃金,而對於其中主要的銷售路途也都已經用圖文的形式標記了出來。

“這些東西,我想都是需要的。”漢子說著,並沒有在過多的說著其他的話,反而是職業性的看向了四周的環境。

“這裏終究還是有點單調,不適合我,我先離開了。”他說話之間,起身站了起來,而在最後的目光卻落在了遠處。

尉遲浩自然清楚他在表示著什麽,反而是為我一笑,客套的送著。

尉遲浩看著一旁的角落,冰冷的相機反射著太陽光,呈現出來了一個亮點。

“真是沒有想到,還有人關注著我。”尉遲浩心中冷冷的笑了笑,並沒有多說著其他的話,反而是將文件後麵的幾頁全部都放在了桌子上,唯獨把一頁有用的拿了起來。

他並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離開了咖啡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