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尉遲浩這麽多的疑惑,葉曉恩並沒有一一的回答,反而是繼續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著浩然。

“魏爸爸帶著魏倩倩來這裏就是為了給我道歉,是因為那新聞上報道的事情。”葉曉恩輕聲的說著,她看著眼前的尉遲浩,又繼續補充著說道:“我總是感覺魏爸爸有些小題大做了。”

有問題這樣的話說出來,尉遲浩也並沒有繼續的詢問,反而是在一旁靜靜的聽著。

“當時爸爸帶著魏爸爸和魏倩倩來了,他不單單讓魏倩倩給我道歉,還當麵訓斥著魏倩倩,搞得魏倩倩一點麵子都沒有。”

有問題說道這裏,她不有的分析到。

“魏倩倩我自然是看的出來,她根本不是誠心誠意來的,而在道歉過後想要離開,魏爸爸也阻止了,而魏爸爸也親自給我道歉,反而是讓我看不懂了,這種事情,他這麽做讓魏倩倩以後怎麽做人啊”

有問題說道了這裏,她也是一頭霧水,伸手拿起來了一旁的水杯,輕輕的喝過了一口水之後,抬頭看著一旁的尉遲浩,見他也是一臉嚴肅的樣子。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我們也沒有去找他們魏家的麻煩,這樣的事情也就算了,魏爸爸教育教育魏倩倩也就沒事了,何必弄得這麽大的場麵呢。”

有問題這樣的話說完了之後,在一旁的尉遲浩全程都沒有說著其他的話,反而是更加覺得魏爸爸有些的可可疑。

“魏爸爸這麽做,一定是有目的的。”尉遲浩輕聲的說著,他在這個時候也不由的想到了多多製作的追蹤器。

“你去多多那裏,看看魏爸爸這幾天都幹什麽了。”尉遲浩輕聲的說著,他並沒有在說著其他,反而是向著書房走去。

聽到了尉遲浩的這話,有問題直接向著兒子的房間裏麵走去,對於這樣的情況,還是搞清楚比較好。

“兒子,來把視頻給我調出來,我看看的。”有問題說著,伸手將一旁的平板遞給了葉多多。

葉多多胖乎乎的小手卻很是的白淨,快速的就將程序都掉來出來。

有問題坐在了客廳裏麵靜靜的看著,卻絲毫沒有看到一點覺得有疑惑的地方,甚至是對於各種事情都覺得很是的正常。

她並沒有在過多的想,隻是把結果告訴了尉遲浩一聲。

第二天,一切都和往常一樣繼續的進行著,而對於尉遲浩而講,今天公司裏麵的事情卻顯得有些的清淡,並沒有平時那麽忙碌。

他靜靜的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卻看到了郵箱裏麵傳來的一份郵件,而在上麵的標誌,不用多講尉遲浩也是清楚這究竟是誰發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