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我剛剛說話有些的太重了。”尉遲浩開口輕聲的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葉曉恩身上,然而葉曉恩卻依舊是低著頭在電腦上尋找著東西。

尉遲浩看著葉曉恩絲毫不理會著自己的樣子,並沒有多說著其他的話,反而是靜靜的坐在了一旁的位置上。

在陸續的幾天裏麵,尉遲浩一直都千方百計的哄著葉曉恩,然而葉曉恩在加上魏倩倩的事情,在加上離婚協議書的事情,葉曉恩的脾氣絲毫沒有一點的減少。

也正是因為這樣,對於尉遲浩的各種道歉,葉曉恩都沒有心思去想和去諒解。

“你讓我靜一靜。”葉曉恩淡淡的說著,臉上滿是平淡的表情,並沒有說著其他的話。

聽到了葉曉恩的話之後,尉遲浩也並沒有說著其他的話,臉上的情緒也沒有一點的波動,反而是微微點頭,靜靜的坐在了一旁和往常一樣看著葉曉恩忙碌的身影。

兩個人盡管白天還在吵架,甚至是並沒有來多少的話語和交談,然而在晚上睡覺的時候,葉曉恩還是習慣性的抱著一旁的尉遲浩。

似乎唯獨抱著一旁的尉遲浩葉曉恩的心中才能夠尋找到一些的安全感,也正是因為這樣,尉遲浩沒有一點的拒絕,轉身抱著一旁的葉曉恩,兩個人看上去是那樣的甜蜜。

對於一直都困擾了尉遲浩很長時間的離婚協議書,在這個時候他也知道了究竟是怎麽的回事,畢竟對於葉曉恩那完全不知情的樣子,尉遲浩也全部都看在了眼中。

在加上咖啡廳的爆炸事件過後,絲毫沒有一點的證據直接說是因為夫妻關係不和,才會做出來那樣極端的行為,這樣一來,也更加充分的能夠挑撥著兩個人的關係。

對於這樣的情況,尉遲浩低頭看著懷中的葉曉恩,也不由的感覺到有些的委屈了她,心中也清楚,這一個離婚協議書葉曉恩也絲毫不知道,根本不是出自葉曉恩的手,想必也是有人放在了裏麵。

尉遲浩靜靜的回想著,在這樣寂靜的夜色裏麵,他好像是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對於當初自己看到那一份離婚協議書的時候,還記得葉曉恩說遇到了魏倩倩。

尉遲浩的心中清楚,隻要是任何事情和魏倩倩有一點的關聯,都會對自己造成一定的傷害,而這樣也毋庸置疑的說明了這離婚協議書也是魏倩倩在其中做的手腳。

不然不是魏倩倩,那怎麽在咖啡廳時間過後報社會出現以那樣的標題為題材的新聞。

想到了這裏,尉遲浩心中也深深知道了自己誤會了魏倩倩,整個人的臉上露出一些的淡然,嘴角微微的上揚著,將懷中的葉曉恩不由的樓的更加的緊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