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是這樣的,而在公司裏麵忙著的兩個人沒有過多的擔憂的事情,反而是一臉的淡然,都並沒有過多的時間的話,反而都是一臉的淡然。

對於魏倩倩的事情,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樣,一切都變得有些的有趣了起來。

魏倩倩已經尋找了好幾天都沒有一點的音訊,在魏爸爸哪裏也都已經很是的著急了,在這個時候的魏爸爸幾乎都已經發動了所有的人來尋找著魏倩倩,卻絲毫沒有一點的結果。

最近這一斷時間裏麵,魏爸爸甚至是連公司都沒有去,全身心的都放在了尋找著魏倩倩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情況,魏爸爸早已經是焦頭爛額了。

“這倩倩究竟是什麽的地方了,這麽長時間了一點音訊都沒有,就連手機打通了的都沒有人接,現在在打都是關機了!”

魏爸爸做在了沙發上,臉上滿是的焦急,坐在了沙發上抱怨的說著,而在他的話說完之後,伸手將手機放在了一旁的沙發上。

對於這樣的情況,一切都變得的有些的壓抑了起來。

在定睛看去的時候,一切都變得有些的淡然了幾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切都變得有些的冷酷,魏爸爸仰頭靠在了沙發上不停的按摩著自己的額頭。

而在這個時候,原本還在緊緊管著的門,直接被打開了。

映入眼前的正是魏倩倩的身影,她拖著疲憊的身體緩緩的走了進來,而身上的衣服和消失的那一天穿的還是一樣的,衣服還是那樣的幹淨。

整個人原本紅潤的臉龐都已經變的有一些的枯黃了,在定睛看去的時候,一切都變得有些的冷酷不已。

對於魏倩倩開門的動靜,在一旁的魏爸爸絲毫沒有一點的察覺,反而是一頭的不知所措的樣子。

魏倩倩看著一旁魏爸爸迷茫和擔憂的樣子,並沒有一點的反應,甚至是在臉上都沒有呈現出來一點的表情。

畢竟現在的魏倩倩已經太過於的勞累了,絲毫沒有一點的力氣,或許現在單單走路就已經耗盡了她大部分的體力。

魏爸爸這個樣子,魏倩倩可以說是從來都沒有見過,更不用多說著其他了,麵對著這樣的情況,而在這個時候的魏倩倩絲毫沒有一點力氣前去叫魏爸爸。

反而是隻有遠遠的看著魏爸爸的身影。

終究現在的魏倩倩,身體哪裏支撐的了這樣強大的力量,更加不用多說其他的動作了。

魏倩倩扶著一旁的牆壁,緩緩向著前麵移動著,雙腿便的有些的軟弱了下來,整個人隻是感覺眼前一黑,直接向著地麵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