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聽到了克萊兒的話之後,還沒有等著魏倩倩反駁,緊接著克萊兒上去又是一巴掌。

“我並沒邀請你,根本不認識你,最後請你離開我的婚禮!”

克萊兒怒斥聲直接在整個會場裏麵響亮播放著,對於這樣的情況,魏家千金隨意搗亂別人婚禮,還挨上了兩巴掌,這樣的信息量已經有著足夠的爆炸性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記者都不由的忙著抓緊拍攝著照片,而魏倩倩挨上了這兩巴掌,絲毫沒有一點可以反駁的地方,反而都是自己的錯。

“這不過隻是一個開始,以後就不知道會怎麽樣了!”魏倩倩冷酷的說著,嘴角上露出意思陰冷的笑容,微微上揚著,看著浩然等人。

在魏倩倩的話說過了之後,她瀟灑的離開了斯馬爾的婚禮。

然而在混亂之中,葉多多不免受了傷,葉曉恩看著葉多多一臉焦急的樣子,直接把多多抱在了懷中向著外麵走去。

葉多多出事了,身為葉曉恩好友的兩人又怎麽可能不管不顧,盡管這個時刻是兩人人生中萬分重要的一刻,可他們卻做不到隻顧及自己,斯馬爾不行,陪伴在斯馬爾左右的克萊爾一樣做不到。

兩人的表情有些焦急,然而尉遲浩看著一旁的克萊兒和斯馬爾,反而是示意著他們不用管,婚禮還是要繼續的,畢竟,他知道,婚禮對相愛的兩個人來說,是件多麽神聖的事情。

在主持人的圓場和調節氛圍之下,婚禮如期的進行著,然而尉遲浩和葉曉恩兩個人卻焦急的在兒童醫院裏麵等待著。

“孩子沒有多大的事情,好好養著。”醫生摘下來了口罩,開口對著尉遲浩和葉曉恩說道。

聽到了這樣的話之後,葉曉恩原本擔憂的心也放了下來。

而在葉多多的身上,也縫了好幾針。

畢竟葉曉恩是葉多多的母親,對於兒子遭這樣的罪葉曉恩的心中猶如刀割一樣。她看著一旁病**被打了麻藥的葉多多,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究竟怎麽辦。

而對於婚禮上出現這樣的事情,斯馬爾和克萊兒兩個人也很是的擔憂,在婚禮結束了之後,就打電話詢問著尉遲浩多多的情況。

在事情風波過去了之後,整個城市裏麵早已經被斯馬爾婚禮上發生的事情傳遍了。

尉遲家和魏家是世交的情況也都是人盡皆知了,而現在尉遲家年幼的孫子因為魏倩倩住院也不由的拿兩家的關係做起來了各種文章。

“魏倩倩實在是太過分了!”葉曉恩在客廳裏麵,一臉憤怒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