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聽到了尉遲君的話,俊美的麵容上更是一片冷凝,眉宇緊蹙成一個川字,緊緊的抿著唇瓣。

他心中也很擔心葉曉恩和多多的安全,可是葉曉恩和葉多多就好似是一直都在躲避著他一樣。

他安排了那麽多的人手都在不斷的尋找著葉曉恩和葉多多的下落,可仍舊是沒有半點的頭緒。

“我知道。”尉遲浩無聲的點了點頭,葉曉恩是他這一生唯一的妻子,他的配偶欄上,隻有喪偶沒有離異。

他不容許任何人-任何事情來將他和葉曉恩分開,不論是付出什麽樣的代價來,他都要將葉曉恩和葉多多找回來。

尉遲君得到了尉遲浩的回答,滿意的點了點頭,即便是從電話那端傳過來的聲音都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羸弱。

隻是這時候滿門心思都放在了尋找葉曉恩和葉多多的下落上麵的尉遲浩並沒有發現到尉遲君的不正常。

“沒有事的話,我還要工作了。”尉遲浩深邃的眸光閃爍了下,清冷的語氣盡是涼薄。

尉遲君輕輕歎息了一聲,低聲囑咐道,“一定要將曉恩和多多給找回來。”

掛斷了電話,尉遲浩俊美的麵容上滿是陰霾,站在寬大的落地窗前,俯瞰著下麵的車水馬龍,心情卻是無論如何也平靜不下來的。

想著葉曉恩,想著葉多多,往日的歡聲笑語和現在無比孤寂的他成為了一個十分鮮明的對比。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對葉曉恩的思念更是撲麵而來。

尉遲君他終於是脫不下了,他的病也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地就好像如山般倒了過來。讓人措手不及。

尉遲浩這才知道,其實尉遲君身上的病根本不算什麽大不了的。人都會老,尉遲君其實也隻是老了,所以他才覺得這是病。其實這並不是病。這一刻,讓尉遲浩感到很傷感。沒想到,人老了,是那麽讓人痛苦的一件事情。

這一天,尉遲君把尉遲浩叫到自己的病床前,“浩兒。”

“我在。”尉遲浩望著尉遲君滿是蒼白的麵容,臉上沒有什麽表情,心情很是複雜,淡淡的應了一聲,似乎隻是想要讓尉遲君放下心來一般。

“浩兒,對不起,我要先離開了。”尉遲君隻是一臉慈祥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似乎是在給他安慰。

尉遲浩看著自己尉遲君麵上淺淡的笑意,臉上的表情頓時溫柔了下來,這樣的尉遲君真的是少見,隻是這樣的尉遲君令他有些還無法去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