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想了半天就吐出了這一句話。

葉曉恩猛然瞪大了眼睛,這句話無疑是一顆重磅炸彈。

“你……你說什麽?”葉曉恩有些不敢置信。

尉遲浩點了點頭,“那時候,亞德裏恩帶走了你,我們在下麵看到那架飛機爆炸了,我以為你死了……所以,我就跟多多相認了。”

多多知道了……多多居然知道了……

葉曉恩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多多怪我了嗎?”葉曉恩急急的開口。

尉遲浩有些疑惑。

“他有怪我嗎?怪我一直沒有讓你們父子……相認……”

這是她的自私。

原來她說的竟然是這個意思,尉遲浩突然覺得自己真狠心,居然會以多多來作為威脅,“沒有,多多他……不知道你知道。”

尉遲浩幾乎是勉力說出了這一句話。

葉曉恩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可鬆了一口氣之後,葉曉恩就又慌神了,可是現在多多知道了啊,多多也是一個小孩子,也希望自己能擁有一個父親。

可她……拒絕了尉遲浩的求婚。

“曉恩……”尉遲浩看著葉曉恩眼眶猛然紅了,有些不忍心的開口,“我跟葉子語,已經分手了,而且,我從來就沒愛過葉子語。”

葉曉恩猛然盯向他,他居然說他沒愛過子語,這個人……

“曉恩,我們結婚吧,為了多多,我們結婚吧。”

尉遲浩又一次開口,根本就不能讓葉曉恩拒絕的話。

為了多多,他們結婚……

葉曉恩看著尉遲浩,這是多多的爸爸,多多的爸爸說為了多多,他們結婚。

“……好。”

一字落地,就成了定局。

葉曉恩一個人又想了很多。

雖然已經答應了尉遲浩,回去以後就和他在一起,就算是為了多多。

可是,葉曉恩怎麽能心安理得這麽做呢?

葉子語是和她相依為命的妹妹,那些血濃於水的情,又要怎麽割舍?

葉曉恩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反而想要去逃避。

朋友妻不可欺,這個道理葉曉恩是明白的。現在麵對的是自己親妹妹的男朋友,她又怎麽能毫無愧疚的和尉遲浩在一起。

葉子語是她妹妹,是她寧願放棄一生的幸福,與一個不相識的人滾床單的妹妹。

還真的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啊,葉曉恩想。

荒島的條件很艱苦,尉遲浩和葉曉恩沒有先進的現代設備,就連吃食都成了困難。

逃生?

那似乎是在說笑了,不說眼前的汪洋大海,就是逃亡的方向,尉遲浩和葉曉恩都難以確定。

“曉恩,條件隻能這樣了,你湊合湊合。”尉遲浩無奈的叉腰,看著自己的作品。

一間?還是一堆比較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