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接到快遞過來的結婚證,有些哭笑不得了,隻是想了想尉遲浩那個難纏的模樣,這本結婚證倒是能夠起到一些作用了。

尉遲浩想了幾天也終於想明白了一些什麽,葉曉恩隻是不想要和自己相認而已,所以才會假裝不認識自己的。

被葉曉恩打擊過的心情瞬間就恢複了過來,重新找回了那個將厚顏無恥功力練就到了爐火純青地步的尉遲浩。

“先生,我想我已經和你說明白了,我並不是你認識的什麽曉恩,我也請你不要繼續在來就糾纏我了好不好?”葉曉恩眉宇微蹙,語氣滿是涼薄。

一大早剛從酒店出來想要吃點早飯,一回身尉遲浩就在不遠處緩緩走來,若是說是巧合的話,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

可是偏偏尉遲浩卻是厚顏無恥的代表,即便你用怎樣難聽的話來警告他,尉遲浩還是一如既往的糾纏。

“好吧,我承認是我認錯人了。”尉遲浩無辜的聳了聳肩膀,似是認錯了一般說道。

葉曉恩聽見尉遲浩的話,終於是滿意的舒展了眉宇,心中懸著的那棵大石頭也終於緩緩的放下了。

她不知道自己還會在尉遲浩的麵前強撐多久,天知道她有害怕尉遲浩會認出她來,心中早已經如打鼓一般了,麵上還要佯裝鎮定。

“那麽,現在我想要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麽?”尉遲浩俊美的麵容上扯出了一抹淺淡的笑意來,深邃的眼眸眨了眨滿是狡黠的意思。

葉曉恩一口氣險些沒有喘勻,眉宇緊蹙,她就知道尉遲浩不會這麽輕易的就放過她的。

“先生,我請你不要繼續糾纏我了,你在這樣繼續糾纏的話,我就要報警了。”葉曉恩麵上一冷,無比嚴肅的喝斥道。

尉遲浩麵上仍舊是一副淺笑盈盈的模樣,深邃的眼眸中*了溫柔,若是讓楊勝看到了自家總裁的這副模樣。

一定是會被嚇個半死的,天知道這五年的時間裏,他跟在尉遲浩的手下工作受到了多少的磨難。

尉遲浩的那個陰晴不定的脾氣,每天在公司中他都是頂著一個超高氣壓來工作的,又在何時能夠看到尉遲浩麵上的笑意啊!

“|那你就去報警吧!順便在立案的時候,讓我見識見識你的真實姓名。”尉遲浩雙手環胸,一副無賴的模樣靜靜的望著葉曉恩。

葉曉恩緊緊的抿著唇瓣,報警的事情她是不會去做,她隻是不想要讓尉遲浩繼續這樣糾纏下去罷了。

隻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尉遲浩竟然會這樣的厚顏無恥,咬緊牙關將包中新鮮出爐的結婚證拿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