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多多聽到了淩天琪的話,略帶了一絲不悅的目光看向了淩天琪,似乎是對淩天琪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葉曉恩輕輕的咬了咬唇瓣,皎潔的小臉上滿是尷尬的笑意,心中更是早都已經亂成了一團了,不知道該怎麽樣才能平複自己的心情了。

“多多,你要聽你媽咪的話,尉遲浩是你的爹地,不管尉遲浩做的對不對,你身為他的兒子,身為尉遲家的孩子,你就有義務去將尉遲浩揪出來。”淩天琪淩厲的目光看向了葉多多,低聲勸說到。

葉多多眉宇緊蹙,猶豫了許久才緩緩的應了一句,“好,我會去將尉遲家號令尉遲家的力量的。”

葉曉恩的麵上一閃即逝的欣喜,沒有想到葉多多剛剛還是一副態度堅決的模樣,而現在就是因為聽了淩天琪的一句話,就改變了資金心中的想法了,心中疑惑了一會。

不過,隻要葉多多能夠將尉遲浩解救出來,即便是讓她怎麽樣都可以,清澈的眸光看向了淩天琪,“天琪,謝謝你!”

淩天琪微微一怔,隨即俊朗的麵容上掛滿了寵溺的笑意,低聲說道,“曉恩,我說過,你是不需要和我說謝謝的。”

葉曉恩點了點頭,葉多多答應了出麵,一行人便匆匆的趕去了尉遲家,尉遲家的勢力一處,不久就找到了尉遲浩的下落。

找到了尉遲浩的下落,葉曉恩懸著的那一顆心終於放鬆下來了,多日不見笑意的皎潔小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淺淡的笑意來。

葉多多雖然嘴上還說著對尉遲浩的不滿,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是沒有一點的停歇著,同樣是竭盡全力的幫助解救尉遲浩的行動。

淩天琪見葉曉恩最近是因為忙於尉遲浩的事情,而變得消瘦的麵容,心中忍不住的心疼,趁著眾人都還在忙碌的時候,出去特意買了幾份夜宵回來。

“都餓了吧,吃點夜宵吧。”淩天琪拎著夜宵回來,柔聲說到,不過房間內的眾人都在忙碌著尋找尉遲浩的行動,沒有人去注意淩天琪的行動。

淩天琪麵上的笑意有一瞬間是冷卻的,葉多多眼尖的看到了淩天琪拎著夜宵的手臂,清澈的眼眸閃爍了下,“哇!好餓呀!”

小主人說餓了,眾人猶如天快要塌下來了一般,急衝衝的詢問自家的小主人,葉多多淡漠的審視了一圈,沒有說話,站在一邊的淩天琪知道,葉多多這是在為自己解圍呢。

隨即輕輕歎息了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葉多多總是會用非人一般的行為來替自己找回場子來,雖然也多fund的行為總是有些會讓他感到尷尬無比,但是心中卻是說不來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