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麽,你又是在以什麽身份想要將曉恩帶走的呢?”淩天琪輕笑,俊朗的麵容上沒有半點的情緒,深邃的眼眸中滿是嘲諷的意味。

尉遲浩眉宇緊蹙,俊美的麵容上滿是陰霾,聽到了淩天琪的話,心中的不悅更是大大的加深了一些,

“就憑曉恩是我兒子的媽咪。”尉遲浩握緊了葉曉恩的小手,俊美的麵容上更是寫滿了狂放不羈的氣息。

尉遲浩的話剛剛說完,不僅淩天琪怔在了原地,就連葉曉恩都被尉遲浩的話給驚到了,尉遲浩是怎麽說出口來的呢!

就憑她是他兒子的媽咪,可是他兒子現在還認他這個爹地嗎,他這個爹地恐怕是全世界最不靠譜的爹地之一了吧。

葉曉恩忍不住輕笑,皎潔的小臉上都滿是嘲諷的意味,回頭丟給了尉遲浩一個似笑非笑的目光,眸光中的嘲諷溢於言表了。

尉遲浩接收到了葉曉恩的目光,眉宇緊蹙,心頭一顫,下意識的緊緊的攥住了葉曉恩的手臂,好像是在把葉曉恩當做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一鬆開手,葉曉恩就會離開,葉曉恩一離開他就會沒有命一樣。

“尉遲先生,我想你好像是搞錯了什麽。”淩天琪雙手環胸,俊朗的麵容上多了一絲得意的神色,“在這裏好像並沒有尉遲家的孩子”

尉遲浩周身一顫,淩天琪說的話的確是沒有半點的錯誤,葉多多在名義上和他是沒有半點關係的,葉多多是跟著葉曉恩的姓,而不是姓尉遲。

當時和葉曉恩愛的濃時,每次想到了葉多多的姓氏,心中都會有些不舒服,也想過要讓葉多多改回尉遲。

可是那時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不斷在接受著考量,不是尉遲君對葉曉恩的不信任,相信葉曉恩和他在一起都是為了貪圖尉遲家的財產。

葉子語的不斷挑事,葉子語剛剛消停了一些之後,尉遲釧又突然跑了出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即便心中有過想要葉多多認祖歸宗的這個想法,也隨著一次一次的事件而消散了。

現在淩天琪拿著葉多多的姓氏和他做籌碼,更是在用葉多多的姓氏在侮辱他,怎麽才能讓他不感到氣憤,這比任何事情都要讓他感到氣憤,

緊緊的抿著唇瓣,一張俊美的麵容上滿是陰霾,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淩天琪,如果目光能夠殺死人的話,那麽此刻的淩天琪一定是已經死了好幾個回合了。

淩天琪心中也沒有把尉遲浩滿是陰霾的目光放在心上,淡漠的目光掃了一眼尉遲浩,似乎是在嘲笑著尉遲浩一般。

尉遲浩緊緊的抿著唇瓣,深邃的目光幾乎已經快要能夠噴出火花來了,滿是陰霾的目光掃了一眼淩天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