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倩倩見尉遲浩麵上的表情有些不對,明媚的眸光閃爍了下,輕輕的暼了一眼尉遲浩,輕聲說道,“浩哥,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曉恩姐才會這麽生氣的離開啊!”

魏倩倩的語氣中滿是複雜,美豔的麵容上更是布滿了失落與後悔,那副真摯的模樣倒是讓尉遲浩看傻了眼,心中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淡漠的暼了一眼魏倩倩,顯然沒有半點要和魏倩倩說話的意思,魏倩倩緊緊的咬了咬唇瓣,低聲道歉,“對不起浩哥,我不知道曉恩姐也在這裏,真的很是抱歉。”

尉遲浩輕哼,俊美的麵容上沒有半點的情緒,隻是深邃無比的眼眸中滿是嘲諷的意味,“我和曉恩之間的事情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魏倩倩聽到尉遲浩這滿是涼薄的話語,心中一怔,沒有想到尉遲浩對自己的態度還是這樣的涼薄,剛想要開口繼續說些解釋的話語,卻被尉遲浩冷冷的打斷了。

“我對你的道歉沒有半點的興趣,既然你想要等我大哥,那你就在這等著吧。”尉遲浩的語氣十分淡漠,說完轉身就離開了,一點都沒有留戀。

魏倩倩望著尉遲浩轉身離開的背影,緊緊的抿著唇瓣,心中很不是滋味,卻沒有任何的辦法,隻能靜靜地而又煎熬無比的等待著尉遲釧的回來。

尉遲釧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魏倩倩,俊朗的麵容上一閃即逝的震驚,不知道魏倩倩突然過來尉遲家是為了什麽事情。

“今天怎麽有空會過來,是來找浩嗎?”俊朗的麵容上掛著一絲淺淡的笑意,唇角勾勒起了一抹近似於完美的弧度。

魏倩倩聽到了尉遲釧的話,美豔的麵容上一閃即逝的尷尬,輕聲說道,“我不是來找浩哥的,我是特意過來找你的。”

尉遲釧聽到了魏倩倩的話,微微一怔,心中不禁劃過了一絲疑惑,但是俊朗的麵容上卻是連一丁點的情緒變化都沒有。

“這樣啊。”尉遲釧輕輕的抿了抿唇角,低聲詢問,“那麽,你今天特意過來找我是為了什麽事情呢?”

魏倩倩有些羞澀的低垂下頭顱,美豔的麵容上更是沒有半點情緒,“我想要邀請你參加一場舞會,作為我的舞伴。”

尉遲釧挑了挑眉宇,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深邃的的眼眸隻是隻是靜靜的望著魏倩倩,魏倩倩見尉遲釧將目光看向了自己,心中也知道自己這樣說,尉遲釧心中多少還是會有些疑惑的,輕聲解釋道。

“我想要邀請你參加一場即將進行的一場名媛舞會,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夠成為我的舞伴。”魏倩倩麵色微紅,說道這裏時,滿是嬌羞的目光還掃了一眼尉遲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