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見葉曉恩這副模樣,心中也不由得放鬆了不少,望向葉曉恩的目光更是多了一絲的柔情。

葉曉恩緊緊的抿著唇瓣,想著尉遲浩做的這些事情和曾經和尉遲浩之間的種種,時過境遷,曾經的那些真的已經回不去了。

望著尉遲浩那張俊美的麵容,心中盡是五味雜陳的滋味,不知道該用什麽樣的話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曉恩,相信我會給你帶來幸福,你要相信我。”尉遲浩見葉曉恩久久都沒有回答,深邃的眼眸中滿是急切的意味。

葉曉恩聽到了尉遲浩的聲音,咬緊了牙關,似乎是下定了什麽決心一般,目光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一字一頓的說到。

“尉遲浩,我不能夠這樣做,時間過去了這麽長的時間,我們之間的感情也早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流逝了。”

尉遲浩眉宇緊蹙,似乎是沒有聽懂葉曉恩說的話一樣,俊美的麵容上寫滿了不可置信的模樣,“為什麽,你明明心裏就是對我有感覺的。”

葉曉恩淡淡的移開了目光,不想要去看尉遲浩那張俊美的麵容,也沒有去回答尉遲浩說的話。

尉遲浩眉宇緊蹙的更加嚴重,心中的疑惑也逐漸的增加了不少,明明葉曉恩就是對自己有感覺的,為什麽還會拒絕自己。

眸光閃爍了下,似乎是想到了什麽,聲音也不由得增加了不少,“你之所以會拒絕我,是不是因為淩天琪的緣故?”

葉曉恩聽到了尉遲浩滿是質疑的話,可是卻沒有半點想要解釋的話語,心中滿是無奈。

尉遲浩見葉曉恩這副模樣,更是認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心中的怒火一瞬間就被點燃了。

“我絕對不會讓淩天琪好過的。”尉遲浩深深的望了一眼葉曉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轉身離開了。

葉曉恩目光中還帶著一絲複雜的神色望著尉遲浩遠去的背影,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麽,可最終還隻是化作了一聲輕輕的歎息。

而另一邊,淩天琪在家中就發生了事故,不僅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搶劫還被人打了,昔日那張俊朗的麵容已經完全變了模樣。

葉曉恩知道淩天琪受傷的事情,心中更是氣憤不已,大腦中唯一閃過的人選就是尉遲浩了。

尉遲浩剛剛和她說過不會讓淩天琪好過,這一邊淩天琪就被人打了,不管是怎麽去推算,唯一會有作案動機的人也隻會是尉遲浩。

除了尉遲浩,也沒有人會和淩天琪有什麽幽怨,淩天琪身上的傷倒是沒有見有多麽的嚴重,關鍵是那張俊朗的麵容上還頂著碩大的拳頭印記,這分明就是想要給淩天琪一個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