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頭一次聽到葉曉恩他們在美國的事情。

卻覺得聽起來讓他的心那麽那麽的疼。

他對不起曉恩。

“爹地,媽咪在房間裏,指不定現在還在偷偷的哭鼻子。”葉多多哽咽著開口。

尉遲浩手一顫。

抬眼望向樓上,是他對不起曉恩。

這件事情,若不是他的疏忽,曉恩也不至於會受到這樣的傷害。

“多多在這裏等著好不好?爹地上去看看媽咪。”尉遲浩出聲開口,聲音裏是難得一見的顫抖。

葉多多順從的點了點頭。

他知道媽咪現在需要一個肩膀,可以讓她發泄的肩膀,而不是他這個瘦弱的肩膀。

尉遲浩起身抬腳,一步一步朝樓上走去。

曉恩……對不起。

抬手想要敲門的手,硬生生的僵在了半空。

他看到她能說什麽呢?

可以說什麽呢?

她如果怪他,他要怎麽辦呢?

該怎麽辦呢?

尉遲浩在商場上遇到過太多口若懸河的人,跟他們談判卻沒有一個人能讓他感覺到害怕。

但是這一個,僅僅是葉曉恩這一個人。

就讓他害怕了。

他怕她問一句,為什麽。

“……曉恩……”尉遲浩沒有敲門,隻是輕聲的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那樣的無可奈何,那樣的手足無措。

他在她麵前輸的一敗塗地。

而裏麵的葉曉恩,此時已經換上了自己的衣服,那套精致華麗,鑲嵌著上百顆水鑽的婚紗,就被她隨意扔在地上。

她想了很久。

或許葉家的人所說的是對的。

她就是掃把星。

就是她害死了爸媽。

那時候,是她的生日,是她說要禮物。

爸媽才會到了家門口又開車去給她買禮物。

那時候,就是自己的任性,才害死了爸媽。

現在,如果不是她,子語和尉遲浩會過的很好。

為什麽,她每次都是破壞別人幸福的那個人呢?

她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她想子語好,想尉遲浩好,想多多好,可是……最後,他們都因為她過的不好。

葉曉恩,我從小就討厭你,葉曉恩,你怎麽不去死呢!

葉子語接近癲狂的吼聲在她耳邊一直徘徊不去。

怎麽不去死呢!

被自己的親妹妹從小就討厭。

葉曉恩忍受不住的尖叫了一聲,“啊!”

為什麽不去死!

葉曉恩瘋狂的打著**的軟墊。

她想死啊,從六年前開始,她以為跟那個黑道老大發生關係開始。

不,是更早,是在那天知道爸媽去世的那天晚上開始。

可是那時候,她活下去的動力是子語,而六年前她活下去的動力是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