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遲浩俊美的麵容微微一僵,深邃的眼眸中更是劃過了寒冷的冰霜,握著電話的手臂都在暗暗的用力。

葉子語已經失蹤很長時間了,五年前葉曉恩還沒有離開他的時候,他手上的人就沒有找到關於葉子語的消息。

雖然葉子語是葉曉恩的妹妹,可是葉子語曾經做出了那麽傷害葉曉恩的事情,即便是葉曉恩已經原諒了葉子語了,可是在他的心中,永遠都不能夠忘記葉子語曾經對葉曉恩做出的那些事情來。

“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麽長的時間了,我有事情想要問子語,希望你知道子語的消息之後,告訴我一聲,”葉曉恩的聲音放緩了音調,近似乎還帶著一絲祈求的意味。

尉遲浩聽著葉曉恩這滿是客套,又極近疏離的語氣,心中很不是滋味,唇齒間都滿是苦澀的意味。

可是他在麵對葉曉恩的事情上,一向都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隻要葉曉恩能夠說出口,他就會竭盡全力的去滿足葉曉恩。

隻要葉曉恩說的不是讓他放開葉曉恩的手,他的要求也很簡單,隻要葉曉恩不要他放棄就已經足夠了。

“好,如果我有葉子語的下落,我會及時告訴你的。”尉遲浩猶豫了下,還是答應了葉曉恩的話。

葉曉恩點了點頭,得到了尉遲浩的回答,她的心中懸著的那棵大石頭,也就在這一瞬間全部都已經放下來了。

而接下來的事情卻是令葉曉恩沒有想到的事情,她還在和尉遲浩談論著關於葉子語的事情,結果說曹操。曹操就出現了。

她和尉遲浩談論著葉子語的事情,還沒有過去多久,葉曉恩的電話就再度響了起來,“葉曉恩是嗎?葉子語在我的手上,你馬上過來,不然我就要撕票了。”

葉曉恩聽著電話那端的聲音,眉宇緊蹙,心中滿是疑惑,猶豫了下,低聲詢問道,“你們究竟是誰?”

不得不說,這次的綁架電話倒是裝的挺深沉的,一開口就直接進入了主題,沒有半句的廢話。

可是聽在了葉曉恩的耳朵中,還是有些說不出來的諷刺,畢竟她才剛和尉遲浩說過葉子U語的事情。

現在就有綁架的電話打過來說,他們綁架了葉子語,如果她現在不過去的話,就要將葉子語給撕票了。

這樣的事情還是有點過於太扯了吧,何況葉子語之前還有前科,這一個電話多多少少還是讓葉曉恩心生看了懷疑。

“我們是誰,不是你能夠知道的事情,如果你趕緊過來的話,我就要將葉子語給撕票了。”對方的聲音一瞬間就陰沉下來了,壓低了聲音冷喝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