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聽到了葉子語的冷笑聲,眉宇緊蹙,帶著一絲疑惑的轉過頭顱,低聲問道,“你笑什麽?”

“我笑你的不自量力,明明你就是沒有能夠救我出去的能力,還要在一邊逞能,最後淪落到兩個人都被關在了一起的下場。”葉子語冷笑,語氣中絲毫不去掩飾自己對葉曉恩的嘲諷。

葉曉恩聽到了葉子語的嘲諷,皎潔的小臉上也沒有見有任何過分多的表情,目光在葉子語的麵容上輕輕的劃過。

“當年我被送到了尉遲浩的**的事情,你到底摻和了多少?”葉曉恩眉宇緊蹙,低聲問道。

葉曉恩沒有繼續像以前一樣,柔聲的詢問著葉子語這些年的情況,更是沒有關心的詢問身體好不好。

現在的葉曉恩的心,已經被葉子語給的傷的涼透了,即便心中對葉子語還是會有擔心,卻不在繼續會和以前那樣了。

葉子語聽到了葉曉恩的問話,心中還是沒有忍住的劃過了一絲震驚,沒有想到的是,葉曉恩會直截了當的詢問著當年的事情。

不過震驚之後,皎潔的麵上上還是掛滿了冷笑,低聲說道,“我全部都跟著摻和了,你想要拿我怎麽樣?”

葉曉恩緊緊的抿著唇瓣v,葉子語麵上的那抹表情看在她的嚴重,說不出來的複雜不已。

可是心中還是要不斷的默念著,這是她的親妹妹,即便是葉子語做出了什麽挑釁她的事情,她也要忍耐一下,不能去做一個沒有素質的人。

“葉子語,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過尉遲浩?”葉曉恩眸光閃爍了下,心中也劃過了一抹異樣,低聲說道。

葉子語雖然不知道為什麽葉曉恩會突然之間這麽問她,但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了葉曉恩的問題,“沒有喜歡過,從來都沒有喜歡過尉遲浩。”

葉曉恩瞪大了眼眸,葉子語的這個回答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說誰沒有喜歡過尉遲浩她都會相信,可是唯獨說葉子語沒有喜歡過尉遲浩,她的心中滿是不可置信。

轉念一想,即便葉子語沒有真的喜歡過尉遲浩,但是也會對尉遲浩有好感的了,眸光閃爍了下。

“我希望你能夠和尉遲浩結婚,不然我就不會救你了。”葉曉恩輕咳了一聲,壓低了聲音說道。

葉子語聽到了葉曉恩的話,整個人都已經蒙圈了,不知道葉曉恩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麽意思。

葉曉恩不是一直都喜歡著尉遲浩的嗎,怎麽現在還會讓她和尉遲浩結婚呢,心中滿是疑惑。

“你說這話是什麽意思?”葉子語絲毫掩飾不住自己心中的震驚,低聲詢問著葉曉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