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曉恩見尉遲浩和淩天琪已經出去,而她在房間中都能夠聽得到的爭吵聲,輕輕歎息了一聲。

明明這兩個人都已經過去了那個年少輕狂,肆意妄為的年紀了,尉遲浩的兒子都已經那麽大了。

怎麽到了醫院裏麵來,還是這麽一副幼稚的模樣,兩個人湊到了一起更是爭吵不停。

葉曉恩倚在門口處,見尉遲浩和淩天琪還是爭論不休的模樣,尉遲浩見到了葉曉恩,及時噤了聲,佯裝著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樣。

“曉恩,你還是先進去休息一下,然後我們就回家。”尉遲浩放緩了聲音,低聲說道。

葉曉恩緊緊的抿著唇瓣,還沒有等她有任何的反應,淩天琪就已經不滿意尉遲浩的獨斷了,但是念葉曉恩還在場的份兒上,沒有說出很過分的話語來、。

反而也是關心著葉曉恩的身體,低聲說道,“曉恩,你休息一下,等下我去辦理出院手續。”

葉曉恩也懶得去看尉遲浩和淩天琪兩個人在這邊爭論不休的模樣,輕輕歎息了一聲,趁著兩人不注意的空檔,自己去辦理了出院手續。

而在醫院中的兩個人還在為葉曉恩應該去誰家修養的事情,而爭辯著,沒有任何一方願意鬆開,兩人也沒有注意到,葉曉恩已經辦好了出院手續,更沒有帶在病房中。

葉曉恩辦好了出院手續,也沒有打算要告訴尉遲浩和淩天琪的意思,左右隻要一告訴了這兩個人,還是自己的耳朵受苦。

葉曉恩索性放棄了告訴那兩個幼稚的人的思緒,準備回家,隻是沒有想到的是,半路竟然遭遇了綁架。

葉曉恩即便是被綁走了,心中還在暗暗的想,自己的運氣為什麽會這樣的好,和尉遲浩相認還沒有多長的時間,就已經遭遇了不止一次的綁架了。

上一次綁架她的人,是魏倩倩,而這一次綁架她的人是誰,她不是很清楚,但是心中也有了模糊的認識了。

“葉家為什麽要叫你們來綁架我?”葉曉恩被遮住了眼睛,但是大腦的思緒卻是在飛快的運行著,低聲詢問。

“你怎麽知道是葉家派我們來的。”對方顯然是被葉曉恩的問話,問的一怔,語氣中都掩飾不住自己心中的震驚,

葉曉恩緊緊的抿著唇瓣,本來她的心中還是對究竟是誰綁架了她,心中有些疑惑的,而對方的回答讓她瞬間就醒悟過來了。、

之所以會說是葉家來派人綁架她,也是因為葉家的人上次綁架了葉子語,而這次如果是想要綁架她的話,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