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了一下之前尉遲釧說過的話,在看著尉遲浩些樣和道歉,心中也能夠明白過來點什麽,葉曉恩心中一緊。

“好,我原諒你了。”葉曉恩掃了一眼尉遲浩,聲音是前所未有的輕柔,低聲說道,她終究是心善,不忍心看到尉遲浩時日無多還會有遺憾。

尉遲浩俊美的麵容上劃過了一抹狂喜,似乎是沒有想到葉曉恩會這樣突然之間就原諒了他,心中滿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葉曉恩心中對於尉遲浩除了多了一絲的愧疚之外,更是多了一抹的虧欠,權當是在尉遲浩時日無多的時間裏,多做一些補償了。

葉曉恩清麗的臉望著尉遲浩,此時心中的想法也是感慨萬千,可卻什麽也沒說出口。

對於尉遲浩的要求,葉曉恩都會盡全力的去滿足他,尉遲浩見到葉曉恩這樣的一個狀態,心中更是喜悅了不已。

尉遲浩自從得到了葉曉恩的原諒之後,雖然身體狀態一直都不好,但是心情卻是好的不行了,每天俊美的麵容上都掛滿了笑意。

葉曉恩見尉遲浩清醒過來之後,麵上的笑意也增添了不少,心中對於尉遲浩更是多了一抹的複雜,想著讓尉遲浩在最後的時日裏過得更加開心一些。

更是主動的照顧起了尉遲浩所有的生活起居,尉遲釧見葉曉恩最近和尉遲浩相處的極為愉快,心中更是欣慰了不少。

尉遲釧也就能夠放心的將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公司都工作上了最近因為尉遲浩的事情,他一直都是公司和醫院兩邊跑。

公司的事情也是冷落了不少,還好在公司中,還有尉遲浩的心腹楊勝,公司都業務都交到了楊勝的手中,尉遲釧心中也很是放心了不少。

這天尉遲釧處理完了公司都業務,準備來醫院向醫生了解一下尉遲浩最近的身體狀況,“醫生,我弟弟的身體最近怎麽樣了?”,

麵對著尉遲釧的詢問,醫生麵上也滿是糾結的模樣,單手拖著下巴,低聲說道,“病人的情況最近好轉了不少,不至於達到病危的情況了,”

尉遲釧聽到了醫生說的話,俊朗的麵容上滿是震驚不已的模樣,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還是有些震驚的,心中更是懷疑,這個消息真的是真的嗎?

“病人的心中有些強烈的求生欲望,加上病人的大腦以前做過非常人能夠忍耐的記憶恢複治療,大腦的構造稍微和常人有些不同,受傷的重要部位更是有些偏離,所以恢複的能力也比常人要快一些。”

醫生手中拿著關於尉遲浩腦部的片子,仔細的和尉遲釧講解著尉遲浩的病情,言語間更是多了一絲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