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和子語有關係的消息是嗎?”錢曉晨的聲音中滿是掩飾不住的震驚,深邃眼眸中更是劃過了滿滿的期盼。

尉遲浩深邃的眼眸掃了一眼錢曉晨麵容上的表情,淡淡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葉子語的行蹤我已經猜到了。”

錢曉晨緊緊的抿著唇瓣,得到了尉遲浩口中說出來的準確的答案,已經沉寂了很久的心,終於在這一刻恢複了以往的跳動。

尉遲浩深深的望了一眼錢曉晨,兩人相互了一個眼神,這個眼神除了他們兩個人以外,恐怕任何人都不會看得懂。

於是,錢曉晨經過了尉遲浩的提醒之後,心中也沒有什麽猶豫,就去找了淩天琪的家中,心中一想到馬上就可以看到了那個曾經讓自己神傷的女人,不由得振奮了不少。

淩天琪眉宇微蹙,看見錢曉晨俊朗的滿是不解的模樣,審視的目光在錢曉晨的身上上下打量著,低聲說道,“你是哪位,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錢曉晨見到了淩天琪,心中一顫,想到了之前尉遲浩的提點之後,心中就已經認定了眼前的人就是淩天琪。

“淩先生你好,我是錢曉晨。”錢曉晨溫潤的麵容上掛著一絲淺淡的笑意,語氣中透露出了絲絲的禮貌。

淩天琪眉宇緊蹙的更加厲害了,不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人究竟是什麽來頭,怎麽會突然間找上門來,還會認識你。

錢曉晨接收到了來自淩天琪質疑的目光,心中更是多了一絲的坦**,溫潤的麵容還是仍舊掛著一絲淺淡的笑意,低聲說道,“我是過來要找葉子語的,葉子語是我的女朋友,我找了她五年的時間都沒有找到她。”

淩天琪麵上的表情一僵,心中不由得敲響了警鍾,葉子語在他這裏的事情,應該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為什麽突然間冒出來的這個人還會知道葉子語在他這裏,心中很是疑惑,緊緊的抿著唇瓣,腦中還在思索著商量的對策。

“抱歉,我並不知道葉子語是什麽人。”淩天琪眉宇緊蹙,聲音中夾雜了一絲冷然,下意識的不想要和錢曉晨繼續溝通下去了。

可是,錢曉晨又怎麽會放棄能夠唯一找到葉子語下落的這個線索呢,五年的時間了,他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尋找葉子語的線索。

五年前,他的公司才剛剛的成立,對於一個小公司來說,他付出了太多的努力,為的隻是能夠給葉子語一個安穩的家,和一個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