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多多。”尉遲浩是神清氣爽了,俊美的麵容上滿是滿足的笑意,就連看著葉多多語氣都不禁輕柔了許多。

葉多多清澈的眼眸中滿是幽怨,涼薄的掃了一眼尉遲浩,沒有好氣的說道,“已經很晚了,還早嗎?”

葉多多的語氣很是不友善,不過尉遲浩心中也沒有半點的怒火,反而是麵上的笑意更甚了,也沒有去和葉多多計較。

“大哥,曉恩和多多我已經帶回來了。”吃飽喝足之後,尉遲浩才想到尉遲釧也許這個時候還在他擔心,特意打了一個電話報下平安。

尉遲釧聽到了尉遲浩這樣說,心中懸著的那顆心終於放鬆下來了,“好,隻要曉恩和多多人沒有事就好,現在人已經救回來了,我們也該采取一點反擊的措施了。”

尉遲釧的心中總是很擔心這件事情,之前尉遲浩之所以會放棄公司也是因為要救回葉曉恩和葉多多,現在葉曉恩和葉多多都已經救回來了,公司的事情應該也要做出來點動作來了。

尉遲浩輕笑了一聲,俊美的麵容上不禁劃過了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神秘兮兮的說道,“現在先不要有任何的動作,按兵不動就對了。”

尉遲釧聽著尉遲浩說的話,不禁狠狠的皺起了眉宇,尉遲浩是不是有點過於大方了,現在淩天琪已經爭奪公司了,尉遲浩這邊呢,對淩天琪的這種行為還沒有半點的怒意不說,還要鎮定的按兵不動。

可是即便尉遲釧的心中對於尉遲浩的這種行為,心中充滿了疑惑,但還是選擇聽從了尉遲浩的想法。

“大哥,不要擔心,公司即便是被淩天琪給搶去了,但是我也一樣有能力將屬於我的東西重新爭奪回來的,”尉遲浩輕笑,深邃的眼眸中滿是勢在必得的神色,還不忘輕聲的去安撫著尉遲釧的心情。

尉遲釧也隻能夠輕輕的歎息了一聲,什麽都沒有說,心中的也隻能是在默默的祈禱著,希望尉遲浩能夠早點的有些動作就好了。

隻是尉遲浩沒有想到的卻是,他和尉遲釧通電話的事情全部都被葉曉恩聽到了,葉曉恩的心中更是因為這件事情,心中充滿了愧疚,

原本隻是以為,淩天琪即便是心中有了再多的怒氣,但是也不會做出什麽太過分的事情來,隻是葉曉恩當真是有些小看淩天琪了。

淩天琪不禁是大膽的將葉曉恩和葉多多給囚禁起來了,更是將尉遲浩的公司給搶奪了過去,葉曉恩隻是想象了這個畫麵,心中就是說不出來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