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琪帶著滿心的失落回到了家中,隻是令淩天琪沒有想到的卻是,葉子語看到了淩天琪的這幅失落的模樣,皎潔的小臉上不由得劃過了一抹嘲諷,

“怎麽,這是又被葉曉恩給拒絕你的求愛了是嗎?”葉子語雙手環胸,皎潔的小臉上滿是掩飾不住的嘲諷。

淩天琪心中本就不悅,聽到了葉子語的嘲諷,深邃的眼眸冷冷的暼了一眼葉子語,低聲說道,“警告你,不要觸碰我的底線。”

葉子語聽到了淩天琪說的話,麵上的笑意更甚了,甚至是還不忘冷笑了一聲,低聲說道,“觸及你的底線又能夠怎麽樣,反正葉曉恩也不會喜歡上你。”

淩天琪聽到了從葉子語口中說出來的葉曉恩三個字,心中說不出來的刺眼,對於他來說更是一種侮辱。

冷冷的掃了一眼葉子語,俊朗的麵容上滿是不耐煩,冷哼了一聲,低聲說道,“現在,你立馬給我滾出去這裏,我一眼都不想要看到你。”

葉子語麵色一白,可是在看到了淩天琪俊朗的麵容上的陰霾,心中不由得劃過了一抹震撼,好似看到了上次的那個猶如來自地獄一樣的淩天琪。

心中滿是後怕,輕輕的舔舐了下有些幹澀的唇瓣,心中還不忘有些後悔自己說的話有些過頭了,惹怒了淩天琪。

可是現在既然淩天琪已經生氣了,她也無法去挽回了,隻能是硬著頭皮不繼續去激怒淩天琪,轉身就離開了。

夜色慢慢的深了起來,葉子語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心中不由得劃過了一抹恐懼,更是後悔不已,惹怒誰不好,偏偏又要去惹怒淩天琪。

錢曉晨自從和尉遲浩斷定了葉子語就在淩天琪的家中之後,每天都會在回到淩天琪家的必經之路等待著,企圖能夠看到葉子語的身影。

錢曉晨望了一眼濃重的夜色,心中不禁又劃過了一抹失望,輕輕的歎息了一聲,剛剛想要離開這裏,就看到了不遠處的那一抹倩影。

和記憶中的那個身影如出一轍,錢曉晨眸光閃爍了下,不用說什麽,那一抹倩影就是記憶中的那個女孩。

“子語。”錢曉晨沒有壓抑住自己心中的那抹興奮,遠遠的就發生喊著葉子語的名字,麵上滿是欣喜。

葉子語聽到了錢曉晨的聲音,好看的眉宇緊緊的蹙起,心中微微一怔,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在這裏看到錢曉晨的身影。

之前聽淩天琪說起過錢曉晨來到過這裏尋找她,但是淩天琪並沒有說過她就在這裏,葉子語還以為錢曉晨不會再出現在這裏了。

沒有想到的卻是,上天的緣分還真的是讓她無法躲過,但是葉子語還是不想要看到錢曉晨,緊緊的抿著唇瓣,轉頭就跑開了。